一路向东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因为最近一直在装房子,所以必须和老公,马不停蹄地往西安跑。这样下来每个星期都有几天,得坐上厂里的大巴,一路向东,朝着西安的方向奔波。

  由于自小身体赢弱,很是怕坐车,一坐车就犯晕。今天上了车好像还好点,除了犯困别的还行。窝在自己的座位上,靠在老公身旁,先小眯了一会,一会功夫又清醒了。

  大巴在风驰电掣般地前行,不好!感觉头又开始晕了。得,还是朝窗外看吧,听人说晕车时看着窗外,就会分散注意力,能好过一些。

  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速度还是蛮快的。身边的各种车辆,大的小的在眼前都是一闪而过。路中间的绿化带不错,修剪的错落有致,整整齐齐。

  两旁的隔离带,编织的密密麻麻。这是为了阻止有些人不顾个人安危,冒然穿越高速公路,进而违章引起交通事故。隔离带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设置的,这说明我们的交通,还是很富有人性化的。

  隔离带外的小道上,有人骑着自行车,也有人在缓缓步行。田野里的麦苗,不经意间蹿出来老高,一片葱绿,一望无际。麦地里,有人影在忙碌,在走动。可能是距离远的缘故,他们是在除草,还是在浇水,有点看不大清楚。

  一抬头,猛地就看见了路边高高的广告牌。“到天伦,怀孕快”。天哪,还真逗乐,我笑了。我知道天伦是个医院,也知道她是专门诊治不孕不育。可这条广告的用词,还是让我忍俊不禁。

  “艺术服务于人民”,这个不错,一目了然。所有的艺术,不都是为了人民。“看蓝天白云,揽青山绿色”。有点意思和吸引人眼球。盛夏的时光,有点绿色和自然风光,带给人清凉,禁不住让人向往。

  “大美关山,生态之乡”,这个地方以前听老公说过。那年他们单位,组织去关山牧场旅游。出于好奇新鲜,老公逞能,骑着大马绕了一圈,结果臀部两边被磨掉了皮。回家后一坐凳子沙发就喊疼,结果让我笑了整整一星期。

  一只小手伸过来了,接着一瓶矿泉手水伸过来了,是后座漂亮淘气的小男孩。大概坐车时间长了,太无聊没意思,他就想和我们玩玩。老公夺过了矿泉水,我则抓住了他的小手。小男孩笑的咯咯咯。

  孩子的妈妈说话了;“别淘了,安静点!”,小男孩回过头问;“妈妈,什么时候才到西安啊?”。孩子妈妈说;“只要你乖乖地坐着,不影响爷爷奶奶休息,要不了一会就到了。你要是太闹,那时间就长了”。孩子听话安静地坐了下来。

  老公把矿泉水还给了男孩。我对孩子妈妈说;“小孩子没事的,喜欢玩呗!说真的,我也喜欢和孩子玩。”。孩子的妈妈笑了。

  大巴继续往前开着,闲的无聊我又往窗外看去。“喝老陕,天地宽”。这个大气给力,我还真为我们陕西人民骄傲。是啊,喝了我们陕西的酒,连天地都变宽了,心情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字,“真好!”。

  看这个“不看广告,看疗效”。看见它,突然就让我想起了喜剧明星赵本山。他有几句台词,逗得人直乐:“拉肚子,选好药,选药也要有诀窍,别看广告。看什么?看疗效啊!”。

  还有”北极绒保暖内衣,地球人都知道“。尽管后来遭人骂,有人告,但赵本山的喜剧效果和台词幽默,却深深印在了我们的脑海中。

  “一个小时到宝鸡,高高兴兴避暑去”。说到宝鸡,去过了无数次。那里有山有水,温度适宜。特别是二姐居住的七十一信箱,更是依山傍水,气候宜人。

  最热的时候,跑到二姐家住上一个星期,感觉真是滋润。二姐好客,姐夫一个上海人,虽然生活节俭,但是很会做吃的,红烧肉,烧鱼,更是一绝。

  吃完饭陪着二姐,姐夫爬爬山,锻炼锻炼身体,然后在山上摘些野果,挖点野菜尝尝鲜,品品无污染的山野果子,日子赛过活神仙。

  到了星期天,二姐他们会拉上我,带上小孙女,再溜达到附近的几个水库,看看钓鱼,游个泳,吃吃农家乐,悠哉悠哉。

  还有住在天上人间小区的哥哥家,离宝鸡河滩,也就几步之遥。吃完饭和哥哥去散步,河道里有花,有草,有小桥,清凉舒适,凉风习习,好一个避暑胜地,令人心旷神怡。

  由于近期修路,每次去西安都得拐咸阳。过了桥,看这里;“纸上富贵是炒股,落袋为安要买铺”。有时话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是另一回事。就有人想纸上富贵,却一样经历了大风大浪。

  前一阵风风火火的炒股,富了好多人。拿在手中八年多的股票,一个涨停板,让好些人一夜之间暴富,成了土豪,有钱人。

  可是,后来接连持续的下跌,又让一些人陷入危机,眼都熬绿了。有道是辛辛苦苦好多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还有一些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打击,一下子疯掉了。还听说有人为此跑去跳了楼。炒股这条商机,着实让好些人几天内,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再谈买铺,那也要看地理位置。也不是所有的买铺,都能落袋为安。生意场上有弱强,有赚的,就有赔的。这里面天和地利人时,都要占尽,才有可能取的商机,赢得利益。

  这个好,“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她引人入胜,浮想联翩。乡愁是什么?是山是水,是一棵老树,是一团渔火,一杯热茶,是一壶化不开的老酒,喝在嘴里,暖在心头,也有热泪长流。

  乡愁是地里的老牛,淳朴的乡音,儿时的伙伴;是一盘石磨,一个小院,一方老井;是黑夜里长长的梦,是心头永远的牵挂,是父母亲切的呼唤。

  说到乡愁,禁不住想起小时淘气的时候,一看到父亲扬起巴掌,噌的一下子就颠出老远,就天快黑了了,也不敢突然回家,就等着母亲来找。

  每每这个时候,就听见着母亲,沿着村子四周急切的呼喊:“丫头,回家吃饭了,你爸不会打你了!丫头,再不出来,狼就该出来了,不怕吃了你!”。

  其实这会的肚子早就不争气了,饿的咕咕直叫。心里也真怕的不行,要是黑夜地里,真有狼出来,有老鼠出动,有鬼在嚎,那该怎么办,何等的可怕。一想到这些,浑身惊出一身的汗。

  而此时对于父亲的打或不打,已经变的没有黑夜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千盼万盼,终于盼到了母亲熟悉的呼唤。这时已经不顾一切,立刻马上从墙角旮旯里,地头边,草垛中猛地窜出来,向着母亲的方向奔去,向着母亲的怀抱奔去。

  是啊,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有父母的地方就有温暖。在外的游子,无论你本事有多大,漂的再高再远,有家有父母有灯光,才有温馨的港湾。

  不知什么时候,座位后面的矿泉水瓶又伸过来了,接着一双小手,我抓住了小手,也看到了一张纯真灿烂的笑脸。我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就和孩子玩起了藏猫猫。

  不一会儿,孩子的妈妈,又拉过了孩子,叫他安静点,说一会西安就到了。我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看着他不情愿的躺在了妈妈的腿上。

  我又原样卧在了我的座位上,隔着窗子继续向远方看去。“碗燕——一碗情深”,还有“百亿度假区,西安独一墅”。好家伙,好像进市了。又是一碗燕窝,又是一栋别墅。

  贵族的生活,不菲的价格。我们是平民百姓,买一套房子已经实属不易,也有的惨不忍睹。不知啥时候,才能爬到这样的阶层,奢侈的生活。

  老两口已过不惑,儿子而立。不给他添麻烦就够不错了,还想有一个强健的身体,没病没灾。这个高档的生活,很难达到,还是算了吧,放弃吧!

  “有到西门的,准备下车!”。都是一个单位的,司机开始热情地招呼了。一会儿车停了,下去了一拨人。车子又一路向东向前开去。接着儿童医院到了,钟楼到了,又有人陆续下了车。往后坐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男孩子和他的妈妈,也不见了踪影。

  最后,大巴终于开到了终点站,南门站停下了。车上剩下的人高高兴兴,各自收拾起自己的行李,并且井然有序地排队下了汽车。

  而我和自己的老公,就在南门外等了几分钟后。由装修公司的人,接车又是一路向东。怀揣着美好的向往,向着新房的方向继续前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