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边陲明清道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明清时代,湘西土司向朝廷进贡次数增多,与外界贸易逐步扩大,交通渐兴。苗疆自明中叶至清初,均有重兵把守,需要运兵输粮的交通,故对道路桥梁的修筑呈一巨观,其时有3条驿道支线通过境内,并与县际间及重要集镇大道相联。民国时期,县乡道路延伸,路况有所改善。但除小型平丘地区稍有坦途外,绵亘的崇山峻岭多为鸟道羊肠。山势兀然矗立,陡壁千刃,梯磴层叠,手足并行,如蚁缘壁。陆路运输全赖人力挑负,素有“山高路小插云霄,肩挑背负压断腰”之民谣。

  驿道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大筑驰道,南极吴楚。进而开辟为传车、驿马通行的驿道。湘西地僻武陵,驿道修筑为晚,且非干线通过地区。

  明代过境驿道,起自巴陵(岳阳),经华容、澧州、石门、慈利至永定(大庸)。至此分为两路,一路去永顺,一路去田家洞(古丈)至镇溪所(吉首);于镇溪所又分两路,一经五寨司(凤凰)去安江,一经永绥(花垣)去四川酉阳。

  清朝驿道经乾隆时期修筑,已臻完善。自北京向各方辐射,通达各省城,称为“官马大道”;自各省城辟道通往地方重要城市为支线,自支线辟路至各市镇间,称为“大路”。各道路适中之处设有驿站。由省会长沙到达湘西境内有三条驿道支线:第一条自辰阳驿(沅陵)经乌宿站至王村计180里;第二条于乌宿分二路,一路北经永顺、龙山计310里,通湖北来凤,另一路西经保靖、永绥至茶洞计170里,进四川秀山;第三条辰溪经麻阳高村、岩门至镇竿镇(凤凰)计120里,通贵州铜仁。上述驿道,沟通湘西至邻省边区,寄通消息,兼有物资交流等作用。

  大路

  清代湘西陆路除驿道通省城和川、黔、鄂外,还有府、厅、县际间,以及县城与重要集镇间的大路,苗族地区称之为民路。清代“改土归流”,取消“蛮不出境,汉不入峒”之禁律后,苗汉各族人民交往逐渐密切,贸易开始兴隆,大路及支线颇具规模。泸溪县有东、东南、东北至沅陵,西和西北至乾州,北至古丈坪、永顺县,南、西南至镇竿五司和麻阳等8条大路,共485里。乾州厅有东、南和东南至泸溪,西和西北至永绥厅,北至保靖,西南至凤凰厅,东北到古丈坪、永顺共8条大路,计357里。龙山有东至永顺,南至保靖,北至湖北宣恩,西至湖北来凤,西南至四川酉阳,东北至桑植,西北至湖北来凤的“四至八到”大路,共882里。古丈坪“四至八到”的大路,通沅陵、保靖、乾州厅、永顺、泸溪,共595里。保靖县辟有至永顺、永绥和至龙山里耶、隆头5条大路。永绥厅有东和东北至保靖,西通四川秀山,南往凤凰厅、乾州厅的大路。永顺府东有永定要道,西、西北有龙山要道,南有乾州要道,苗峒要道,东北有桑植九溪要道、安福要道,东南有辰州要道,共565里。

  清朝大路多系民众捐工捐资修筑或行善好义者出资修建。永绥厅紫尔寨苗千总石文魁(亦名石老才),于清道光八年(1828)、道光十五年(1835)多次捐资或邀约乡民助力,修筑乾州轨者坡(今吉首矮寨坡)悬崖梯路、乾州德夯冲悬岩要道以及乾州寨阳塘坝冲、凤凰梅柳坡、永绥紫尔至排彼等大路。轨者坡悬崖梯路工程浩大艰险,岩工坐在箩筐内凌空作业,有“凿出一升岩洞,付资一升铜钱”之说,竣工时曾留下“万古流芳”石碑记之。光绪年间,古丈坪小田家洞的杨大槐,出资雇工,将小田家洞至河西、茄通以及河西至界碑3条共70里的大路,均铺设成青石板道,倍受山民赞评。

  营路

  湘西苗疆陆路约分为四种,通云贵的大道为官路,各汛相通有营路,汉民取径往来有民路,通苗寨的羊肠小道称苗路。清光绪丁未《古丈坪志》载:“安营设汛官道所由谓之营路”。营路乃明清王朝严密控制苗民而布设的道路。

  明王朝对湘西苗民实行封锁政策,立碉堡,设营哨,建边墙,严分汉、苗界限,不许擅越雷池一步,近碉之处,屯兵守望。明崇祯年间,“寇乱苗叛”,堡圮哨废,边墙尽成平地。清初镇压“苗变”,在境内许多地方安营设汛,治道驻兵,路南设营,路北设堡,营路便由此形成。康熙四十九年(1710),乾城西五十里的大兴寨及附近桃枝等地,驻有绿营。清雍正八年(1770)建治后,“抚定”苗民当局,设有许多营路,苗族聚居的镇竿城、乾州、古丈坪、保靖、永绥等地,营哨林立。“改土归流”后,虽苗汉往来不禁,然乾嘉大乱后,清廷仍实行封锁政策,沿苗疆各县驻重兵把守,且在明代边墙遗址度险扼衙,筹设屯堡,联以碉卡。凤凰、乾州、永绥、保靖、古丈等厅、县共有碉卡1121座,遇有声息,数百里析声相闻,感知警备。营路如同官道,多铺装石板路面,行走称便。

  苗乡山寨道路及营路两旁道路曾称为苗路,多随山势走成,一线羊肠,很少人工修筑。路侧峭壁千丈,崖下溪谷幽深,行人“对面讲话听得见,走路却要大半天”。苗区峰峦重叠,山高水险,田畴稀少,交通闭塞。山道险峻崎岖,绕溪越岭,时上时下,登涉艰难,险要之处,轻猿难攀。苗族同胞长期肩挑背负往来其间,辛苦自不堪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