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草戒指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最青涩的年纪,他和她相遇。

  都是穷孩子出身,来上大学时,他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而她穿着母亲亲手缝的衣服,那是他们想,一定要在北京这座城市站住脚。

  那时,她二十,他二十一。

  没有花前月下,两个人的爱情一点也不少,坐在湖边,一边读书一边谈情,他随手采了身边的草,给他编一个草戒指,小心翼翼的套在她手上,她笑着说,好看。

  那个戒指,她趁他不备夹在了书里,后来,一直偷偷戴,他说,将来有了钱,就给她买金的银的砖石的,这时候的话,她信。

  大四那年,他们偷食禁果,结果她怀上了。

  学校里校风很严,学校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一个人承担了下来,没有说出他的名字,虽然同学老师知道是他,可是她说,不,不是他的,与他没有关系。两个人的前程,不能全都耽搁了,她要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甚至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一切。

  她贵在他的面前,你放心,我们说过相爱一辈子的,毕业后我找好工作就接你回来,你先回家,等我。

  他无法在北京再呆下去,于是回了老家。他也守信用,每天一个电话,两个月回来一次,毕业时,他如愿留在北京,而且进入了中直机关,他是农村孩子,在这里没根没业,有同事介绍女孩子给他,是北京女孩父母是高干,有车有房不算,还能对他的前途有极大帮助。

  那时,他有些动摇了。

  是啊,他在乡村,只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女孩子,还快生孩子了,将来还能有什么前途?那一刻,在情感的天平上,他倾斜了,可是,他还是良心发现,觉得这样做不妥。

  生孩子的时候,她打过电话,说,此刻,多想你在身边。

  他赶回去是两个月后,看到敞着怀给小孩吃奶的她,披头散发,大襟上沾着饭粒,面色很黄,怀里的孩子叫着,他灰败得很,想着北京追求自己的女生,简直是天与地。

  她看出了他的慌张,也看出了他的迟疑,她说,如果你不方便,我也不会拖累你,真的,我可以再嫁别人,我亦知道,今天和昨天的你,不可同日而语了。

  此时的他,是羞愧的,是难以和人述说的惭愧,可他想不要她也是真的,于是,他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那是两万块钱,于她而言,是很大的一笔数了吧,他撒了慌,不说不爱,只说,我要出国,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你不要等我了吧。

  他并没有出国,而是和那个高gan子女谈起了恋爱,去吃马克西姆餐厅的西餐,学着穿西装打领带,去弹着钢琴的五星级宾馆里喝咖啡,也用英语说亲爱的,总之,他要把旧的那套全部抛弃掉,他要开始新的爱情新的生活。

  怕他打扰,他换了手机号,和所有同学朋友说他要出国了,正在办手续。

  而她着干脆给了他更干脆的的信息,她说,我嫁人了,不要担心我,你我尘缘已尽。

  他这才放下了一颗心,从此张扬着自己的现代时尚的爱情,把自己融入到北京人圈子中,但有时他也慌张,是在梦里,他遇到她,她眼泪朦胧,一遍遍地问:你不是说要和我好一辈子吗?

  醒来时一身冷汗,还好,他结婚了,没有找自己的麻烦。看来,钱能摆平一切的。

  不就,他也结婚了,婚后三年,果然也出了国,他渐渐忘却她,因为现在的太太厉害不算。还是一副小姐脾气,加入知道了,他还有一个儿子,断然是轻饶不了他的,所以,他口风很紧,瞒的厉害。

  几年之后,太太和一个荷兰人好上了,提出了离婚,他领着小女儿在美国过生活,还好,生意做得不错,不久,做了一个国际大公司的副总,梦里,常常想起她来,她过得好吗?

  他知道已经没有想她的资格,是他放弃了她,是他不要她,可现在,他没有想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想的的确是她。

  她是一朵朴素的小小兰花,那样淡定,重来不张扬,没有要过他半件东西,他甚至连一粒扣子也没有买过给她。

  又过了几年,他回国了,辗转了好几个人打听她,四处打听她,可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于是,他一个人飞往四川,去找她。

  找到从前她呆的家乡,他看到了她。

  在一个乡镇企业做会计,还是那样清秀清瘦,穿着碎花的裙子,三十五岁的女人,看起来不年轻了,可是脸上却有了沧海桑田。

  他以为她会哭,会惊住,他却只是云淡风清地问:回来了?仿佛他昨天才刚刚出门,仿佛他不曾离开。

  两个人静静坐下,他随意翻她的书,他仍然是这么喜欢看书,却翻到那枚戒指,瞬间,他仿佛被击中一般,这么多年,她还留着这枚草戒指?

  你?他说。

  她静静地笑着,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枚戒指,所以,我要珍惜。

  那么,你不怕你的丈夫说你?他注意到,她手上是光光的,根本没有戒指,她头也没抬,声音平静地说:我,一直没有结婚。

  他惊住,你……?

  她说,当年,你为了让你死心,让你安心,我想,爱一个人,就给他最大的自由吧,而你和我说过一辈子,我当了真,所以,我想,既然你不能一辈子,那么,让我守着自己的爱情,一辈子吧。扑通一声他跪倒,原谅我。

  她扶起他,走,带你去看儿子吧。

  儿子已上高一,远远的看到时,他的眼泪再也没有忍住,高大英俊挺拔的儿子,一如他的当年,他想跑过去,他却拦住了他,不要吧,孩子以为他爸爸在美国,而且,已离开人世,我一直告诉你,爸爸有多爱他,多疼他。

  他轻轻的辅助她的肩问,我,是不是还有机会?

  她安静地笑着,我已经不爱,你知道的,没有爱情在原地等待你,可我也不能爱别人,我愿意和儿子这样过,一直到老。

  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悯然。

  她还是把他当成了朋友,带他转来转去,看小城风景,做手工水饺给他吃,但一切已经落幕,与爱情无关了,可她心中还有他,那只是城市间的一个影子,他曾经爱过的,要过得,许诺过的,到这时她才知道,爱情,有时就是一个人的事。

  他走的时候,给了她两样东西。

  是当年他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和那枚戒指,她说,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到的,比如,爱情。

  上飞机的时候,他说,原谅我。而她轻轻地拥抱了他一下,然后说:看,你也长了白头发,都中年了,好好的过吧,什么叫一诺千金,什么叫永远。

  所以,当他的妻子后悔了回到了他的身边时,他安静地接纳了她,并且把那枚草戒指轻轻地带到妻子的无名指上,说,回来了就好。妻子哭着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明白,珍惜眼前比什么都重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