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岁月静好我的骄傲

随笔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岁月静好,我的骄傲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中今天已经是我参加三下乡的第四天了,感觉今天颇有收获。六点钟我就准时起床了,整理好内务之后就下去吃早餐了,虽然早餐不是很丰盛,但吃到肚子里,感觉心暖暖的,因为后勤组的队员特别辛苦,他们五点钟就要起床来弄早餐了。刚吃完早餐,就隐隐约约的听到外面的迫不及待来上课的小朋友的欢笑声了,而且他们个个精神饱满,看到他们现在的面孔,我又想起了我的小学时光,曾记得爸爸挥舞在墙角的鞭影,让我终生难忘。因为那时候我每天只想着怎么去玩,根本就不想去上学读书,一周上五天课,差不多每一天都是被我爸拿着鞭子赶着去学校的。然而,现在的孩子很自觉,大多数小学生根本就不用家长接送,这种精神,动力弥足珍贵。

  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小奖品的鼓励下,每一位小学生都积极参与了课堂,并且他们很聪明,什么坐标系,成语,造句……一点就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己觉得他们真的很历害。早上的时光就这样在暄嚣中偷偷的过去了。

  我化一朵精致的妆 等你在花开的陌上

  有时候一个人内心的荒凉,不是你离这个世界有多远,而是你离那个地平线究竟有多远。 如果你目测的距离还是无法将过往丈量,那么就学会让心情长出翅膀,即使,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也要尽可能的让梦想去自由的飞翔。

  那杯中的半盏时光是如何旧的?如今,已无从知晓。我只是清楚的知道,我在光阴微凉的静默里穿行,若不是,心中还有一丝念的余温未散,那么,我逐渐清瘦的眼神,恐怕,早已是混沌在了深秋的路上。一个人的时光,是漫长的,是百无聊赖的,可是,我仍旧会愿意放缓了脚步,做一只离群的鸟儿,孤清的等着秋日的暖阳,因为确信,那个青草泛黄的广漠里一定是藏着心的方向。

  当日子,被黑夜和白昼强行瓜分,我想,我也许会渐渐的安静入五味杂陈的素默,也会,渐渐的忘记了岁月附加给我的某些忧伤,就像墙角那一张破碎的蛛网。待到韶华渐远,风月转凉,谁还会记得,它也曾经用尽了极致编织过华丽丽的盛装。而我,依着年华的底蕴,伴着岁月的暖香,煮出的半盏时光,恐怕,也只能被遗忘在了斜阳的断章声里,或,烟火悠远的草色他乡。但是,我不抱怨,其实,光阴也只是把我丢在了路上,我的世界却从来没有过形只影单的浑荒,我的心,不管是清秋的雨上,还是落叶飞扬,都是极顽强的行走在时光的村落里,如陌上的青草,年年岁岁都灼灼生长。

  那么多沉寂的岁月里,我将青葱的心事,半夏的韶华,悉数倾注于笔端,以静养心,以心为墨,仅凭着一丝执念与文字做一个刻骨的坚守。只是,那些水冷烟凉,那些流光花火,终是太稠密的风雨,不管如何的筹措,如何的端望,终将无法做到清澈。就如一段年华,回眸时含笑,垂首时拈花,那一颦一顾都是千种风情的对白,经不住岁月的万般雕刻。最终,也只是写在了尘埃之上,忽一阵风起,远去,竟已陨落于草木深深处,了无踪迹。

  莫不如,学会做闲趣幽寂的素净女子,不看花,不作画,不生情,不应景,只看山山水水而来的那个人,有着北方男子的刚烈,有着秋阳明朗的笑容,他不写文字,也定然是不懂得文字里的暗语。他只从容的与我对坐,说着凡尘中的琐碎,说着寻常巷陌里的况味,而我,在静静的聆听中将草木蝶香,烟火水泽,都悄悄的藏起,只用心的看他眉间含笑的样子,一朝一夕的妥帖,一月一年的痴缠,转眼,便可于光阴的重叠中安逸的老去。

  经过了长久的安寂之后,其实,我要的不多。只需将清水煮就的时光轻轻悬于腕上,和着一点冷露,再加半味烟火,三五朵浅笑,我就可以,借着尘世的微光开始写字。至于写些什么,都会依着心绪吧。可以写淋漓的春雨,写娇羞的夏荷,写薄凉的秋心,写安暖的冬情,一字一心的伸展,一纸一墨的晕散,那四季的风景,就好比是天上的云朵,是时光锁忆后的一页页清宁,在年华的掌纹中依次铺开,便是内心最美的告白。

  而我的那个他呢,他定然还是不动声色的温文尔雅,就只管在一处品茶,看花,看一阵清风吹拂起心爱女子长长的发,看一朵彤云又羞红了心爱女子的脸颊。佛说,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如何遇见不重要,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眼中的样貌不重要,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里的修为也不重要,那些都是纸上画花,经不起苦苦的挨,久久的猜,只要,选择了平静的岁月里紧紧的靠近,时光就可以慢慢勾勒出想象中的轮廓,因为加了欢愉,因为加了关切,才会有了爱的颜色。

  有时候,偶尔会有一两句伤肝伤肺的话从心里冒出来,如一朵梅花咳血的殷红摊开在纸上,怎么看,都是山川冷寂后的清清凉凉。于是,就会有泪水忽然间溢出眼眶,不经意的,就弄疼了我的时光。可是,我还是会尽量的控制住文字的走向,不允许那些忧伤肆意的张扬,会用大篇幅的温暖将其抵御在岁月的深巷,只为,可以借三寸日光将心捂热,如此,寂寞的灵魂才不至于一路放荒。

  其实,我也只是一个很小的女子,面对人生的某些境况,眼里有生涩的情绪,心里有潮湿的庸常。但是我懂得,阳光还是每天都如约的在窗外游荡,不时的穿过玻璃的阻挡轻抚着我素净的脸庞,会悉数驱散我心内的彷徨,所以,那些不开心的过往注定不是生活的主场。我欣喜,当阳光再一次敲窗,当夜色悄然退场,我们还能隔着山水对望。惟愿,一些流年的旧创不会扰了这清秋的幽梦一场,我化一朵精致的妆,等你在花开的陌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