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汪国真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7-05 我要投稿

  汪国真最红的时候,我刚读大学,常听同学谈起。但我始终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尤其对文学作品,始终没有太多的兴趣,及至如今,也未认真完整地读过几本好书,所有的写作也都是率性而为。

  记忆最为深刻的,当初我心仪的一位女同学,特认真地谈起汪的诗作,认为他太浅显。如今想来,当初的深邃大概是我一直看不懂的朦胧诗吧。但无论深或浅,均与我无关,我觉得自己浅都算不上,只能算薄吧。“下里巴人”往“阳春白雪”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一个社会氛围中,中国的年轻人的确需要一种正能量的声音鼓舞人心。汪的诗易懂、易诵、易传播,甚至带一点口号式的鼓动,大概相当于如今充斥于微信中的心灵鸡汤、人生哲理,不同的是,前者是鼓舞与激励,后者是麻醉与逃避。

  看了许多与我同龄人的悼念与评论,实在应该感谢汪老师对我们那代人的策励与劝勉,能给年轻人带来积极、乐观、向上、正义的文学作品,如果仅仅用浅或深去划分,我认为是对诗人最大的不敬,文艺的社会属性被完全抛弃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之殇。

  汪国真成名于那个迷惘的年代,是一代中国年轻人的幸事,他也许没有太高的文学地位,但作为一个时代的符号,值得人们铭记。如今在娱乐至死和信仰缺失的背景下,太多的文化人热衷于走红地毯,抑或写一些纯粹迎合市场的无价值之作,良心与底线被一次次击穿,我们是否更感到诗人的伟大之处。

  我们应该永远怀念汪国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