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一木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7-05 我要投稿

  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所偏僻的乡村初中任教。一木住在我的隔壁,他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稀疏的毛发近乎秃顶,但他的眼睛特别明亮,透彻,第一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乡村学校条件异常艰苦,学校又没有食堂,不(美文阅读网)会做饭的我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一木隔三差五的把我叫到他家打打牙祭,他的厨艺还不错,在那里使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在学校,一木担任初三年级的语文教学任务,工作特别努力,认真。但由于他性格秉直,又不会巴结领导,所以他的职称一直是中教二级,同事们都戏称他为“最美的中学二级教师”。

  一木的情感道路也充满了坎坷,由于他长相平凡,家庭条件也不好,虽然已过了而立之年,仍然得不到姑娘的青睐。最后在熟人的介绍下和集镇上一位做小生意的女孩结了婚,那姑娘长得还好,就是有癫痫病。结婚以后,每次从他家门前经过,总会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一年后,他们有了女儿,取名月月,从此死寂般的房间里终于有了欢笑声。

  悲剧发生在放暑假后的一天早晨,学校领导突然良心发现,通知他去填写职称资格晋升表,在赶往学校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我们赶到那里时,冰冷的水泥路面上只留下了一滩紫黑色的血迹和一只沾满了泥巴的布鞋。

  十几年过去了,一木的坟墓上已是杂草丛生,那对可怜的母女早已习惯了没有一木的日子。令人高兴的是,去年六月,月月以优异的成绩已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了,这也许是对一木在天之灵最好的慰藉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