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9-01 我要投稿

  《默》,七十二小时的单曲循环,没有一秒在认真地听,但一字一句在无形间走进了内心。

  “被爱判处终身孤寂”,没有生命的“爱”成为动作的发出者,这多有意思,同时又饱含了多少无奈,如果这是早已注定的命运,挣扎只是徒劳,也只会让自己得到遍体鳞伤的结局。

  错过的爱,难免让人唏嘘,扭曲的爱,难免让人纠结,迟来的爱,难免让人焦虑。也许,面前的人有可能是那个可以走到最后的,也可能不是;也许还未出现的人会是相伴一起老去的,但那是未知的将来。爱,并不能决定什么。

  “解不开的结,解不开的劫”。不是命中注定的人,心中就算有千万个结,结果还会是预知的那样无奈,命中的劫,就算想尽千万种方法最终还是逃不开。唯一能做,只有顺其自然。就像那往东处流的水,那注定有棱角的高山,那由月亮牵引的潮汐,那每天照常升起的太阳,不管愿不愿意,不管想不想,命运终究不变。

  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诗人总说:在最美的季节遇见正当年龄的爱人。诗人的话总是美的,但现实里的故事却是少了点浪漫,多了些忧伤。爱,却不能爱,爱,却没遇到,在爱的范畴里,那都是一种遗憾,同时也是一份人生的收藏,虽然那是要付出心痛和等待的代价。

  童话里的爱情故事总离现实很遥远,在那里没有邪恶、没有纷争、没有尔虞我诈。“从此公主和王子一起快乐地生活,直到永远”,那只是作者在残缺的现实生活里,通过童话来寻求爱的归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