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太大,心眼太小容纳接受的人太少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9-03 我要投稿

  昨天晚上九点多,突然和朋友一时兴起驾车去苏州的小外滩看夜景。好像三年的苏州生活,都没有一次好好的看过苏州的夜晚。听人说夜晚驾车在高架上,夜景很美。

  霓虹灯一个接着一个的伫立在高速旁,每一盏路灯都静默的停靠着。以80码的车速行驶在黑夜里,车里时不时的放出张杰的《逆战》,时不时的飘出张敬轩《断点》,抱着又好奇又有些小激动的心情不停地在高速上张望,3公里多的高架微黄的灯光连成了一条细线,像一条细细的略带着小点缀的项链。。。车窗外时不时的有车快速的从一边擦窗而过,好像赌气一般要与这行驶着的许许多多的车辆来个竞赛。

  朋友说这条高架曾经工作的时候不知道来回过多少次。记得大二的一个月,和一群朋友晚上经常将近十点的时候坐车行驶在高架上,只不过那个时候心心念念的都只是眼前的比赛。

  有一次活动准备到了尾声,自己负责的那个部门明显落后于别人,坐在车里走过和现在一样的风景,一样的路,两边都是极速而驶的车辆,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觉得这个城市哪里有一个小城市来的学生的落脚点,终究不过是短暂的停留点而已。

  昨天有的却只是夜晚驾车出行无端的刺激感,在车里想起了以前朋友和我说的一件事,他说有一个学长创业还不错,买了一辆宝马。有一次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说说配一张图片。内容是“成功与不成功的区别就是,一个在菜市场里买菜,一个在宝马里听音乐”,下面配一张仰角45度的照片,照片名贵的宝马和拥挤肮脏的菜市场形成鲜明的对比。

  坐在朋友的副驾驶上突然有这样的感受:大城市的花红柳绿,光影阑珊是属于富人的精彩,这些在那些为了生计,为了生活的普通人眼里只是路人一样的存在,不过是虚幻的过眼云烟;在沮丧,失意的落魄之人看来不过是对自己无情的嘲笑,灯光越绚丽,夜景再美,越显得人无助落寞。

  城市太大,心眼太小,容纳接受的人太少。。。

  路两边不时的有一些不要命的车以猝不及防的速度飙车而过,朋友低声诅咒,他突然指给我看前面的一辆车—劳斯莱斯的卡晏,他说“那辆车多漂亮,特别是像海豹一样的大灯,这个车估计得150多万,碰一下都碰不起”,我抬头看,这辆乳白色漆身的车像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平稳的驾驶在马路上,周围没有一辆车在附近环绕,它安然的按照自己的节奏不急不躁的前行,好像这个夜晚,这条马路都不动神色的被它收入囊中。。。

  朋友有些戏谑的说“开车有这样的说法,烂车碰上好车,跪了,你看,前面那辆车,我就是把他撞翻只要人没事,都赔得起,刚刚那辆劳斯莱斯可得罪不了”我嬉笑的说“那它真是一个名贵的马路杀手”。

  好久没有这样痛痛快快地开玩笑,似乎有些笑不起来的错觉。自从实习之后,感觉两个月像一年那么长,连日子都变得有一种很沧桑的味道,一起工作的小姑娘,来了又走,来了又走。

  朋友Y说,现在我呀,说什么都是扯淡,养活自己才是第一位。

  晚上和比我大15岁的同事L吃饭,她和我分享了她的经历,她说“我真觉得自己现在能够混到这样很不容易,有时候自己都佩服自己”。

  同事L中专毕业,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是卖保险,之后开了三年的大卡车,三年的面包车。后来觉得一个女生也没有必要这么拼就在政府机关找了一份文职工作,后来老板觉得她各方面还不错,就让她做做采购,一直到现在来到这家公司。

  我有些冒昧的问她“你刚毕业的时候,特别想做的是什么”

  “做导游,因为我是旅游专业的,后来毕业之后发现做导游需要有人脉的,也就放弃了”

  我说“越工作越觉得迷茫,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有种分分钟想要辞职的感觉,是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

  她语重心长的说“不要想这么多,先把自己养活才是最重要的,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女孩子,一定要有一份工作;伸手向别人要钱的日子是很难受的;即使以后想要当家庭主妇,也一定要等到有一定积蓄之后”

  有一次午休的时候,和一个同事去玩虚拟的赛车游戏,控制着方向盘,走在虚拟的车道上,一会儿时空万里,一会儿阴云密布,我们两个菜鸟,跌跌撞撞,路边的指示牌,电线杆,护栏被撞的歪七扭八。

  我对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水平很差却一直喜欢玩这个游戏吗?”

  他开玩笑的说“有暴力倾向的小孩”

  “你会发现,在你体验完虚拟赛车的刺激感时,你会突然感受到生活中多大的苦恼都不值得一提”

  其实游戏有时候更加的懂人,刺激虐心的游戏丝毫不输给那些虐心的现实烦恼,甚至你会觉得游戏尚且这样,生活又何必太过斤斤计较。

  曾经有朋友这样问我“那些曾经轰轰烈烈了不起的人物为什么晚年生活都喜欢平平淡淡的?”

  才女张爱玲在晚年一直活着孤寂的生活,甚至染上了“害虱症”,总是以为自己的身上有虱子;好似预言了她所说的“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她褪去了喧闹功名的尘世,以绝对地与世隔绝的状态清清静静的生活,直到死亡。

  可能在我这个年纪无法体会到那种繁华过后归于平淡的经历;但是我却觉得有些事情是可以类比的。当你吃多,吃腻了山珍海味之后,胃子就会反抗,这个时候突然的给你一碗家常的青菜面,你会觉得还是一碗普普通通的家常菜比较好吃;当你吃惯了食堂里的口味之后,就会想念外面饭菜的味道;当我们的味蕾对一种食物越熟悉,相反的,越是会饥渴不同的食材。

  所以,我想大抵一个人漂泊越久,勾心斗角亦或人生越大起大落,晚年的平淡对于他而言越发的珍贵。

  一个人越当下失落,现处迷茫,越反映出对自己现状的不满或者急躁,我们似乎适应并习惯于想象自己成功的一刹那,却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万一”这样的意外。

  城市很繁华,大部分人不甘自己在这城市只是平平凡凡的存在,总想要这个城市为自己预留一席之地,多一些自己的痕迹;可是越着急越迷失;越迷失越空虚。

  城市很大,心眼太小,我们更需要一步步踏踏实实的行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