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夜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9-27 我要投稿

  每逢除夕,当太阳悄悄偏西、天刚刚过午,人潮汹涌的街道便骤变得人迹寥寥。好似于这个新春即临的祥瑞气氛下,暗地里存在一位法力无边的超级魔术师,正施展他奇异魔力将熙熙攘攘嘈杂聒噪置办年货的人海化整为零。

  这个时段若是独自漫步城市繁华街区,迎着阵阵拂面掠过的冷冽寒风,嗅闻缕缕荡入鼻腔的冰雪混合火药味道,自会由内心向体外伸延一股股莫名之萧萧然,戚戚然。此刻,拥挤喧嚣的商场均系歇业放假关上了它们的闸门,肯德基与麦当劳这类洋人商埠也入乡随俗早早打了烊。于是,映入眼帘的便是延延绵绵各商户家闭锁的落地式不锈钢卷帘门,和那严丝合缝铁门上张贴的注满吉利与希冀的鲜红大福字,对联,挂钱向自己舒展的嫣然笑靥了。

  不久前还是人流络绎、车水马龙的繁荣街市,此时喻其万径人踪灭,犹过不及。因此,想打一辆的士代步亦成为堪难的奢求。虽是街中罕见人影,但还是有星星落落的出租车不时从身边招摇地飞快经过——

  瞧到自己在路畔焦急地翘首伸臂做拦车状,便有好心司机停车,落窗探脑关切询问,小师傅你要到哪里?自己就忙不迭说要去何处云云。听到我的回答,善良的司机呈露一脸难相,尔后,坦诚地说,小师傅如是顺路我分文不收,可咱们是逆道……老哥的家人们都在等我回家过年啊!听罢司机先生这句朴实无华的“老哥的家人们都在等我回家过年啊!”自己纵使再是不情愿而心存怨怼,亦是无法反唇冷言相向或指摘他拒载乘客的“卑劣”行径——他的话让人听着心里暖烘烘的,饱含年味恋家的温融情愫——互赠一声春节愉快,龙年吉祥;彼此便归心似箭各奔自己小小的栖身之家了。

  随着第一支高升炮干脆的“嘭,啪”这犹如发令枪似的信号声响,便斗急满城炮竹若油锅里的爆豆噼噼啪啪响彻不停。爆竹声的分贝湮没了世间原有的一切响动,一群群受惊的鸽子,穿梭在升空的高射炮的躯体粉碎后幻化的宛如秋海棠凋零散落的殷红色细密花雨之间,时而疾驰、时而低俯,显得不知所措,又好像是在联袂群舞一曲欢快舞姿迎接春卷即来的欣喜。

  待用罢年饭,夜色阑珊,华灯初上之际徜徉街中散步便可体会另一种别样情调。被爆竹点缀的落英缤纷的大街依旧一派萧索寥落,但空气中弥漫的浓浓火药香却令自己深深感受到年韵活跃融洽的人文情致。方才年宴酒喝的恰到好处,此刻仍自腹腔向周身蔓延暖和的余温。仿若钱塘江怒潮样骇响的鞭炮齐鸣,业已趋于平静。只是猝然会传至耳畔一声震耳发聩的赛春雷般霹雳巨响,于是,毫无防备的身子便不由自主打了一个惊悸的哆嗦。

  极目远眺,前方夜空恰似一片春花烂漫的胜景。各式灿烂的焰火你唱罢后我登场,相继划破点亮年夜的长空一展绚丽风姿;争奇斗妍,延绵不绝。熠熠的夜便形同白昼,漫天的星子也就因而失去了它们本应的璀璨。鳞次栉比连绵起伏的楼区,万家灯火一片通明。无数的家庭,无数的阳台,无数霓虹闪动的琳琅七彩灯,无数一串串玲珑各异的小灯笼;祥和况味里,自是使走马观花之人心生绵绵惬意,身感融融通泰。

  于是乎,富于幻想的我便怨恨上苍未赋予自己一双可以透视的眼睛,以能看清挨家各户每扇窗子后边合家欢度春节的温馨情境。于是乎,游走在火树银花景致内的我自心底就萌发了一丝丝难喻的惆怅,便想当下自己身旁要是有一位伴侣陪伴该是怎样的美好!于是乎,形单影只的我就有一些自怜自哀,味蕾陡然便品嚼出缘于思恋幻化的淡淡苦涩——每逢佳节倍思亲啊!一贯假装潇洒的我在万家团聚的年夜才倏忽发觉自己茕茕孑立,东走西顾间才猛然忆起自己俨然和家的温暖久违多年了……

  忽然从附近一爿由平房组成的居民区的通衢小巷子腾空一颗乒乓球大小、耀眼的橙色光球,升至距离地面大约40米的高度,“哗啦啦”于深邃夜空绽放一朵硕大的闪烁着金光的牡丹花。瞬然,又若昙花一现,渺无踪迹徒留袅袅刺鼻的轻烟。

  小巷曲径通幽,一条青石小路延展至未知的巷子深处。被好景连台不断升空、高潮迭起的金灿灿焰火笼罩的深幽小巷,遂引发我的好奇。便暗忖这条小巷自己熟悉不已,却是素未走进它神秘世界一览全貌的。思绪蹿至这处,也就稀释淡化了刚刚充盈内心的孤独寂寞。在古色古香水墨丹青的百年小巷面前,自己的哀戚显然是无足轻重的。

  走进小巷,浓郁淳朴的人文况味便迎面扑来;布入我的视线,映在我的脑海。同巷外比比皆是的高楼大厦展现的华丽年味对比,平房构成的民居群落则深深镌刻着塞外中国古朴传统的厚重年韵。

  一人无法揽怀的大红灯笼,成双成对,高高悬挂于各家庭院内铁制或钢制的灯笼架上。灯笼内颤动的红烛透过灯笼红色硬塑,向地面抛洒溶溶橘红色的光辉。椭圆形硕腹便便的红灯笼于微风下婆娑,灯笼下紧系的丝质金黄色穗子也随同一块翩跹。

  家家户户紧合的宅门除了张贴福字与对联外,左右两扇宽敞的涂朱红色漆料的木质门面分别四四方方贴着看家护院的门神。有贴尉迟敬德和秦琼的,还有一些是自己不太了解的中国神话传说人物。手握各类冷兵器的威武门神们一个个怒目圆睁,天罡地煞一般,以至让人仅仅只是瞟上几眼恐惧感便自心油然而生。

  古巷里那一条蜿蜒逶迤的青石小路,目前已然难以使人辨别它的本真模样。午后年饭前燃放的鞭炮褪变的红纸屑,一层层,一片片,静静地覆盖在青石路径上。刹那轰鸣,刹那成灰的炮竹以它的遗骸为小径量身缝制这一身大红流苏,在除夕不眠夜通明灯火的照射下,仿佛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火红石榴花阵。簇簇美的像是一堆堆叠起的鸡血石,簇簇艳的像一团团脉动的火焰。

  火红的鞭炮细屑与头顶上方红彤彤大红灯笼交相辉映,尽展吉祥华贵的大红大紫。

  一阵风,突兀便跌起一片石榴花扬洒的红瓣飘零之纷飞花瓣雨;也顷刻激荡一朵朵姹紫嫣红的灿烂焰火于空中怒放。昙花一现的烟花似乎是想和那些火红的花瓣雨一争高下,即便它们的花期就是自身死亡的时刻,却仍不忘生命终结之前向人间释放绚烂的凄然美。

  一阵风,霎时便把高高悬挂的大红灯笼摆布的左右摇颤;也瞬然使小巷内所有景物在跳跃的橘红色光波下闪现一种异样的扑朔迷离。除夕无月夜,雍容大气的紫红灯笼酣快挥洒自己幽谧的魅力。灯笼内的红烛也欢跳着自己燃烧的青春舞步,尽它绵薄之力为清冽的漆黑夜凭添几分光和热。

  青砖灰瓦低矮敦实的民居,偶尔传至耳畔几声狺狺犬吠;附近不知是哪一家正观看燃放焰火的孩子发出山泉叮咚般清脆纯真的欢声笑语。沧桑整洁的青石小路,几搂粗细的苍苍古木;一副副龙飞凤舞的水笔对联,一帧帧透过窗子若隐若现的杨柳青年画。一声声炮竹的轰鸣,一朵朵瑰丽的烟火,一户户家和万事兴的平凡人家——眼前通通这一切勾勒出一幅迎新春的喜庆图卷,洋溢着年韵的炽烈滋味——

  于是乎,自己便幡然憬悟——小巷原本是深幽清寂的,但是披上节日赠予它的红袍粉缎却彰显无穷的紫气祥云。那么由寂寞色调涂彩的百年小巷都是能够被年味感染的充满着十足活力,自认孤独孑然的我又何不去拥抱喜悦,抛掉孤芳自赏的愁绪内衣,值红毯铺地的正月间尽情享受春节赠奉给自己的快乐恩泽呢——随即,联想近年自己每逢佳节便愁肠满腹的滑稽可怜相,便愈发觉得自己简直是可笑、可爱极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