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那条河随笔散文

随笔 时间:2018-09-27 我要投稿

  故乡有条小河,它绕着我们村庄安详柔和地流淌。

  我傍着这条小河长大,是这条小河把我孕育、滋养。我坚信我身体的细胞里至今仍含有小河给予的水分和营养。

  小河像一棵枝条上缀满果实的大树,连结着山谷里的一个个村庄。小河像一支饱蘸油彩的画笔,涂抹着家乡的田园风光。

  河水清澈,卵石斑斓,柔柔潺潺,穿谷绕梁。俯瞰水里,山峦倒影,层层叠叠,苍苍莽莽。树影婆娑,水草飘柔,蜻蜓点水,鱼儿倘佯。天蓝似海,白云朵朵,燕子翻翔。石墙青瓦的农舍,曲曲弯弯的窄街小巷。抱柴做饭的农妇,袅袅炊烟伴着灿烂的夕阳。画卷上既有春天的万紫千红,也有夏季的火爆激昂;既画着秋天的稻黍千重浪,农夫收获的繁忙,同样也绘出了冬季的凌霜傲雪,寂静安详。

  我虽然不明白小河究竟形成于哪年哪代,但确信它在这里已是万古流淌。它像一部记录家乡历史的巨著,详细记载着故乡一草一木的变迁,祖先如何披荆斩棘,挥汗垦荒。它一定明白,这一带最初是怎样的荒芜凄凉,后来如何经过代代祖先的垦殖耕耘,终于变成了现在的沃土肥乡。它对山村的形成和发展了如指掌,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个迁徙来的人家姓李还是姓王,继而又迁来的姓赵还是姓张……

  我曾俯首水面,仔细阅读这部巨著,梦想找到书中这样一个段落,看看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长得究竟是啥模样?我也看到了历史的那一章节,记录河畔道士庙里的老道士如何设坛布道,对岸和寺庙里的和尚们怎样在诵经种菜中静静地打发时光。书中也还记载着西汉末年王莽的军马如何无情践踏这片土地,魂不守舍的刘秀是钻进了哪个山洞躲藏。我也曾认真地在这部书里寻找答案:河边那块青石来自于哪座山,白石来自于哪个岭,它们的经历如何艰辛,一路走来曾怎样地跌跌撞撞?它们为何如此执着地跟随着这条河,矢志不渝还要继续流淌,即使被撞击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终极目标竟然是粉碎风化成一堆回馈自然的土壤。

  为寻找河的源头我曾溯流而上,发现凡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凡成溪的河畔就有村庄。啊!人离不开水啊,村离不开河,这条默默流淌的小河曾经哺育过多少村、多少庄,生息繁衍过多少代祖爷爹娘?

  这是家乡的母亲河啊,它同娘亲一样和善慈祥。它以涓涓细流滋润着土地,让它长出茁壮的蔬菜、棉花、玉米、高粱;它把山坡上的青草培育得郁郁葱葱,养得牛羊膘肥体胖;它用哗啦啦的乐曲吸引来无数雀鸟虫蛙,天天为家乡咏歌高唱;它也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村民,让少女变得美丽俊俏,让小伙儿长得健美伟壮。

  家乡的小河啊,母亲般博大的胸膛。当久不下雨大地干涸时,它能从廋弱的身躯里毫不吝啬地抽取甘露,慷慨地润入田地的喉咙,让片片庄稼摆脱枯萎的恐慌;而暴雨连天,河床爆满时它会倾全部力量吸纳雨水并一泻千里,为的是不让洪水淹没农田和村庄。

  家乡的小河啊,母亲般的慈心柔肠。每天早上,农妇们会成群结伙到河边洗衣裳,小河不会厌烦那“梆梆梆”的棒槌声响。男人们爱在夏日午晌到河里洗澡,妇女们则喜欢在夜晚到河里纳凉,儿童们更是不择时段,随时会跳进水里蹦跳嬉闹,搅得小河既浑又脏,即使过河的牛羊随意便溺,宽厚的小河却都不放在心上。它说:“我就是这方土地的血脉,任务就是纳垢吐新,把污浊变成新鲜的营养。”

  小河是故乡身体里的一条神经,它能敏锐地感受出乡亲们的痛痒。日本鬼子入侵时,也不知它哪来的一股子力量,小河上游几个峡谷里的芦苇竟比以往长得又高又密又旺,给乡亲们提供了安全躲避屠杀的屏障;在物质极度短缺、人们饿得饥肠辘辘的年代,小河里连续三年突然游来了捞不完、打不尽的一群群小鱼,让老百姓家家都能隔三差五地喝碗鱼汤,以致我们这一带村庄没有一个人因饥饿而死亡。一定也是小河的特殊恩泽,那几年河畔上未被列入集体财产的果树特别兴旺,黑枣压弯了枝头,满树柿子闪着橙红色的光芒。我家那棵黑枣树连年丰收,稍稍弥补了一点常常断顿的口粮。每天上学前母亲都往我口袋里装一把黑枣,让我饥饿时偷偷吃几个,这才能坚持到放学的铃响,也才平稳地度过了三年饥荒。

  故乡那条河啊,我怎能不想?我如何能忘?你不仅给了我生命,还为我的成长一路护航。是你在上游的一个山村哺育大了我的母亲,又是你护送着她嫁到了离家十几里下游的这个村庄。母亲在你的佑护下生了我,你仍继续给我幼小的生命提供各种营养。看我长大了一点儿,也学到了一点点文化,你又护送我到更下游的县城中学深造成长。是你给了我学习的动力,也是你帮我树立起不断向上的理想。最后又是你把我送到了大学,走进了最高知识的殿堂,以致我落脚到了大海之滨、大河之旁,你这才无怨无悔地归入海洋。

  如今,我虽然离开了故乡,但我永远不会把村旁的小河遗忘。小河的风姿已牢刻在我心里,那“哗啦啦”动听的歌声始终在我耳旁回响。尽管离开小河已几十年之久,但确信我身体的细胞里仍然饱含有小河给予的水分和营养。

  我经常站在大河岸上对着河水凝望,努力在滔滔河水中辨认其中哪股水是流自我的家乡;我也常坐在大河边的石凳上,仔细聆听轰隆隆的流水声响,努力辨别其中哪个音符、哪段旋律是我家乡小河的歌唱;我也常常走向郊外的田野,抓起一把土捻来捻去,认真寻找由我家乡小河里的石头——尤其是那块青石和那块白石——粉碎风化成的土壤……虽然一次次都是徒劳而归,但我没有绝望,仍然锲而不舍、一如既往。

  我常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对别人讲:我的故乡有条小河,它绕着我们村庄安详柔和地流淌。

  故乡那条小河啊,我怎能不想?我如何能忘?

  虽然年复一年,日久天长,你却不弃不舍,继续默默地流淌在我身旁,一直陪伴着我阅读领悟时代的篇章。

  故乡的小河啊,我天天在念,日日在想,你的恩泽我将永世不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