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元宵时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流年暗中偷换,转眼又是一年元宵。

  往年的元宵如何,大抵都快忘了。念书时,会去看花灯,然后写作文。长大后,记得有一年是一位军人朋友在苦逼地训练。那一年好像是2015年,雨下得很大很大,大到有点凄惨仿佛要世界末日。军人朋友在空间里咆哮,我评论了要撑住。

  后来,军人朋友退伍回乡、结婚生子,再也没有见过他。

  说到元宵,想起一句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话意思简单,不过就是月亮升到树上了,我们约会吧!可是你要这样翻译理解,觉得很low又有点搞笑。但凝聚成诗,却觉得无比唯美。这就是古典诗歌的魅力吧!给你一句诗,就会勾勒一幅画,兑现一份情怀。

  今年元宵的前一天,与Z一起吃了素食。Z是我的初中同学,有黝黑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看到她的人,多半会问是不是少数民族。Z曾去湖北工作三年,初中的我们并没有太多交集。回忆起来,只说我是她前桌,很安静总在看书。而我对Z的印象,是很会唱歌。曾经给她起了一个外号“黑玫瑰”,不过这点我没有和她一起回忆。

  交集大概是毕业后的某次机缘巧合,深交是去年的深入聊天。才发现,俩人竟有这么多相似之处与相似想法。

  说了对未来结婚时没有人来参加婚礼的恐惧,但调侃彼此先有对象再说;

  说了想要得到很多却最终什么都抓不住的懊恼与无奈;

  也说了要好好做一件事把它做成做好的坚定;

  说了……

  原本想散更远的步,却猛然发现被子没收,在路的转角,抖然告别!

  又想起,或许人生就是这样,陪伴你走一段路,就很好。

  最后,元宵节快乐!我的家人、我的朋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