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寻莲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因为一场久别鹏城的雨落,心下便起了雨中访莲寻莲的念头。世人都说,烟雨的江南才更别有一番不同寻常的韵味。我想,雨落时的莲必然也是一番雨润红姿娇的模样吧。忽然,想起一位文友对我爱莲的调侃:妹儿,你这辈子跟荷花是杠上了。心下不觉失笑,不禁莞尔。

  是呀,谁让我是那株淡淡青莲呢。台风的天气,虽然雨落雨歇都是须臾间的事,还是带了伞,还是在阵雨初歇后出了门。虽然说要有台风过境,虽然是六点钟的早安时光,洪湖公园里还是聚了三三两两晨练的游人。只是,应该没有人会如我一般,是为了这雨落后的青莲而来。大概,前几日那些纷纷繁繁开放的莲已经过了花期;更或许是那一夜的大雨过后的摧折。

  此刻,放眼望去竟是满湖的绿肥红瘦。那原本因为缺水而干涸的水岸处,因为这场雨也已经看见有水轻轻流过。那最靠岸边的莲叶也可以有水照映,亭亭净植。只是,临岸处已不见了红衣芙蓉。

  那原本的莲花开处,此时已是花落莲子结。碧绿的莲蓬或挺直脊背昂着脸看向天青色的天空,或低垂着多思的额头凝视着水中的倒影沉思。过雨后,或有大颗的水珠在莲叶间静卧,晶莹剔透如水晶,无风静默,仿佛生就在那莲叶心中。也或有细细碎碎的小颗水珠,如洒落的星星随意散在莲叶上,泫然欲动。稍远些,有开得正好的莲花婷立。金黄色的蕊包裹着金黄色的莲心,淡粉色的瓣,或者舒展,或者卷曲,都生长出一副自在的模样。花瓣上细细密密的小雨珠,将那花色映衬的愈发楚楚动人,宛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此际,便是希望天地俱寂,只余此花,只有此花,只爱此花。可惜,想法也只是想法而已,毕竟这世间还是更多要众乐乐之事。耳畔就这么突兀地响起刺耳的流行歌曲,爱广场舞的大妈们开始跳舞了。看来,我想要的幽然清静与独处,也只能另做他寻了。刚刚走过石桥,踏上湖畔的小径,雨势忽然就大了起来。大颗大颗的雨点,落在花间,落在莲叶上,落在水面上,漾起一圈圈涟漪,仿佛游鱼破水。没有一丝风,天地除却雨声潇潇,倏然一下就归于清寂。

  雨珠迅速在莲叶上汇聚,很快,莲叶便无法再承载这一汪水的重负,猝然倒向一侧,‘哗啦’一声,雨水倾于湖中,便又迅速挺直了身子。一时间,滴答的雨声,哗哗的流水声,在湖间此起彼伏。无风,莲叶自大幅度地起落,仿佛是为这自然谱就的一曲静水流深打着节拍。

  蓦然,就在那莲叶未满处露出一抹嫣红与清粉,却原来是那刚刚浮出水面的睡莲,在雨中开得绝艳明媚。 青圆的叶子紧紧贴着水面,细嫩的花茎极力的向上,花瓣着了雨,润润的细腻如瓷,与那雨中依然娉婷清宁的荷对望着,高高低低,错错落落,彼此倾吐着莲才懂的心事。一缕细细的淡若似有似无的清香萦绕鼻尖,这也算是烟雨中莲的一份馈赠机缘吧。

  柳岸边,同莲静默无言,思绪里却是千回百转。那应当是前世不舍的牵挂,才化作今生烟雨中的一次相见吧。我的莲种在流年的水岸,在这个初夏深深浅浅地开满了光阴的渡口。就在那些青莲小驻的时日里,慢慢生长出一颗柔软慈悲的女儿心。所有情深意长的缘分,都在这一季莲开里放逐。既然花开正当时,便将所有心事都放下,只一瓣素心相对就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