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见更多的亲朋好友,怕看到我窘迫的现状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看过一篇文章,作者是北漂一族,和男朋友在北京好多年了,日子一直过的紧紧巴巴,期间有一个朋友从新加坡回来,想过来看看她,朋友是好意,但是吓坏了作者,因为以自己的情况,不知道如何去接待这位朋友,房子太小住不了两个以上的人,工资太少不能请朋友去有档次的餐厅,努力多年,这时候多希望自己像个隐形人一样被世间遗忘。

  就像同学聚会,事业有成的只要不忙,聚会必参加,但是聚会上见不到的都是混的很不好的,至少在我的圈子里是这样,和关系好的老同学聊:为什么不参加同学聚会?对方答:看到大家都过的那好,没脸参加聚会!

  都说同学聚会是个攀比的活动,随着时代发展,随着人心的虚荣,不得不承认,不仅是同学聚会,有人的地方就有攀比和对比。

  这个社会让大家很势力,就是所谓的人穷了住在闹市无人问津,富有了住在深山别人踏破鞋。很功利的时代,在快鱼吃慢鱼的时候,都是以成败论英雄的。

  所以,无时无刻都在惶恐中。一边是对未来的不确定,一边是对当下的不满意。就这样犹豫着,迷茫着,自责着,又无能为力着!

  下午听到有一个很有钱的亲戚要来我的城市时,有点期待又有点胆怯,就像作者见她的朋友一样,同样的道理,在a城上班几年了,始终没有一个自己的住所,住在一个老旧的小阁楼里,三间房子住了五个人,在一个厨房做饭,一个卫生间里洗澡,跟城中村的住所差不多,工资始终是三千多,没有任何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根本无从谈起,三十多岁的人,按理来说经济有一定的积累,但是自己却买衣服的时候依然上的是淘宝,淘的是最便宜的货。

  在某个年少的时候,我想到自己的三十岁是这样过的,要么事业有成,要么经济很独立有很多的积蓄,再要么嫁给了爱情,但是看看现在一地鸡毛的自己。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不知道很多大龄的姑娘,是不是如我一样的窘迫和惶恐,但是我看到的是很多崛起的九零后和零零后,他们开始独自创业,开始很努力的过一生。

  三十多岁的同伴可能想着是年薪多少,什么项目,而有的人却还在想要不要换工作,换成什么样的工作?人和人的差距就这么一点一点拉开的!

  因为过的窘迫,所以不知道怎么接待远道而来的亲友,怕出去多吃几顿饭这个月的生活费就不够,不敢出去旅游,怕花掉的信用卡会用很长时间才能填补上,怕下个月的生活费远远不够。说回来,还是钱的问题。

  我还是喜欢王尔德说的那句话:年轻的时候,我以为钱是最重要的,等我老了才发现,果真如此。

  很多人都开始说钱的重要性,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哪怕在大城市没有钱寸步难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