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湘云留下的柳絮词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红楼女子,特别是红楼女主,我们有时候都称其为大观园的女子,因为她们基本都住在大观园。有一个现象,好像史湘云并不是大观园的女子。大观园是红楼女儿的居住地,也是红楼女儿的精神家园。在大观园内,史湘云并无固定的住所,每次回到贾府,她都是寄居在别人处。当我读《红楼梦》读至第七十回的时候,我对这个活泼开朗、侠肝义胆的女子有了更深的了解。

  《红楼梦》第七十回叫“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把黛玉和湘云放在一回写,算是曹公的精心安排。此回黛玉有《桃花》诗,而湘云有《柳絮》词,日月同辉,都是佳作。而我对湘云之柳絮词理解更深。书中写道:时值暮春之际,史湘云无聊,因见柳花飘舞,便偶成一小令,调寄《如梦令》,其词曰: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

  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

  自己作了,心中得意,便用一条纸儿写好,与宝钗看了,又来找黛玉。黛玉看毕,笑道:“好,也新鲜有趣。我却不能。”

  这首湘云的柳絮词,译成现代汉语就是:纵然是柳花开后,吐出柳絮,在帘内帘外飞来飞去,如梦如烟。当我用纤纤玉手把它拈起,就让杜鹃鸣啼燕子嫉妒去吧!大好的春天不要走啊!不要让这美好的时光到了别处。

  湘云写这首词,有个前提:一是时令,是在暮春时节,不知春归何处时所作。二是她心情无聊寂寞时而作。三是看见了柳花飘舞,联想到自己的身世而作。

  我固执地认为湘云这首词,质量算上乘,透着淡淡的忧愁,是对自己心情的真实写照。湘云不论外表多么开朗自信,但她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世。她与林黛玉身世一样,都是从小父母双亡,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寄居在别人家,就像飞舞的柳絮一样,飘来飘去。虽然也身处大观园,但她和黛玉又不一样,她没有固定的住所,更是像柳絮一样,临时借住别处。从这个意义上看,她对自己的身世非常清楚,也有内心的苦闷。这首柳絮词看似简单,实则是她对自己身世,目前所处现实的不安。

  从后来“自己作了,心中得意,便用一条纸儿写好,与宝钗看了,又来找黛玉。”说明此时她是寄居在宝钗的衡芜苑中,与宝钗在一起住。黛玉看毕,笑道:“好,也新鲜有趣。我却不能。”黛玉的诗才在红楼女儿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对此词之评价“新鲜有趣,我却不能”。纵然林妹妹有谦虚的成份在里面,但从林妹妹的性格看,一定有真诚的成份在。

  联想到湘云后来的结局,就和她写的这首柳絮词中的柳絮一样,漂泊无定,飞来飞去。正是:

  湘云本是富家女,偏偏要作柳絮词。

  虽然豪气阔大量,也有无聊寂寞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