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的自由落体散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8-06 我要投稿

  我并非善类,写再多情爱,在生活中依然如遇瘟神般避之不及。

  曾经上过几节中国古代哲学的课,老师让思考“出于善”和“为了善”的不同,解惑了曾经关于善良命题的苦恼。最近读到的书,有段大意是,青年人想着为某项事业流血牺牲、奉献生命,殊不知这种牺牲来得最轻巧,真正的牺牲则是献出十几年的青春苦心钻研。行善也如此,若真要做一件善事,就必须花费一生的时间苦心经营,只是这种牺牲太大,谁能做到呢?我们都希望是别人所为而自己受到感动。

  不愿牺牲,人人却说对人性失望,道德义士们在失望,道德义士的道德义士们更为消沉,恍若世界已遍布邪恶不可救赎。人类文明存在的几千年历史上,科技飞速发展,对世界的认知以惊人的速度拓展,只是人性,这个精神的、社会的性质竟没有发生过多少改变,千年前的人类情感思维模式和现今也是相差无几。是什么让这一代人认为人在堕落?

  我认识到的人中最不满是N,他本性天真一派,对现代社会的发展总抱有排斥态度,对周遭物质化深恶痛绝,转而向往田园诗意的家园,家庭手工业、男耕女织的旧时代,像是一个住在水晶球里的小人儿,在里面快快乐乐地游戏,从不想往危险区靠近一步。他的无知不是知识上的障碍,而是娇生惯养出来的轻信,作为父母的婴孩时,他全然相信长辈的话,当学生时,全然听从老师的教诲,工作时,他又听信领导的指示。可以说他是一个无能的人,不是指行动能力,而是没有思考与负责的能力。比如我们说信仰无神论,一般人是思考其正确性的,而他对此浑然天成地接受了,因为教他的人就是这么说的。若是某一天别人给他灌输另一种观点,他就会感到老师当初的背叛,甚至怀疑起老师的人品来。这是挺无解的,他总不容置疑地认为自己掌握着绝对真理。这点极其危险,因为没人告诉过他阳光照射下来也会有阴影,稍有差池其中黑暗的成分显露出来,他就被彻底毁掉了。而他偏偏选择了一个对任何人来说都具有强腐蚀性的职业,然后全然摧毁了自己。

  在看清了文明的面纱后,他彻底失望了,曾经亲人背叛了他,如今整个社会都格格不入。他立马从极致光明的一极跳到至暗的另一极。但他就此失去全部希望了吗,躲在水晶球里也陷入黑夜?我已经无从得知,显然恋爱的破败对他又是另一重打击。但我们还是要回到主题。

  我想到那堂浅显的哲学课,曾经得到的结论是文明、道德即虚伪,不过是管理层维持社会和谐的工具。那个时候只想着义愤填膺说些一鸣惊人的话,却没深入想下去。文明其实是社会交往中高于法律的一些规则,需要有,但不能整天拿着规章制度当作诗文朗诵。文明本就是虚伪的,是掩饰生物本能的遮羞布,它并不产生美。道德本是博弈的结果,如果不再适合这个时代,就找到新的均衡点。只是比起参考这些行为准则来“仿照”善行,我更愿相信自己多年和这个社会博弈找到的原则。然而“出于善”又如何才能做到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