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笺心语,逸韵高雅—王家星老师诗二首赏析

心语 时间:2018-05-03 我要投稿

  友人王家星老师示我在《日照日报》发表的新作古体诗两首,拜读之后,炎炎夏日里如清风徐来,通体畅快清爽。好诗共欣赏,蕴意相与析。套用陶渊明诗句,与大家品之赏之。两首诗录之如下:

  《咏白马河湿地公园》

  鸡龙白马生态园,

  水清草碧树荫繁。

  风吹蒲苇千丛绿,

  霞映芙蓉万朵艳。

  鹭唱情歌泉奏乐,

  鸥吟恋曲柳拂弦。

  抒梦笔墨展画卷,

  九天仙女降人间。

  《重游龙王河》

  诗化城乡别有天,

  龙王河畔变新颜。

  莺栖幽篁和声鸣,

  瀑落山崖银珠溅。

  杨柳依依摇倩影,

  农舍袅袅浮炊烟。

  春来潮涌桃花水,

  翡翠菜畦金穗田。

  我在《教坛余墨韵诗香》一文中曾谈到家星老师的诗有三个特点:其一,简短明快,清新靓丽,雅静婉秀。其二,围绕美的意象进行深度的营造和挖掘。其三,诗中流淌着古典文学的一脉心香。品茶读诗,我觉得家星老师的这两首诗,除依然凸显着这三个特点外,这两首诗里更有一种“高情远韵”,“林籁泉音”。读后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茶香清梦后,余韵入朱弦”之逸韵。这一特点得益于家星老师对律诗研究与写作的深厚功力。

  七言律诗的写作,犹如“带着镣铐跳舞”,在“规定的动作”内完成这五十六个字的诗歌内容,有相当的难度。特别当代人求学阶段并没有受过写古体诗的严格训练,因而更容易出问题。《咏白马河湿地公园》一诗,先从大处落笔,总写湿地公园美景如画,颔联颈联细处工笔描摹,栩栩如生,给人印象深刻,尾联笔锋一转,抒展情意,全诗得以升华。《重游龙王河》一诗,主要写旧貌新颜,虽没有改造昔日的臭水沟之描写,但“桃花水”、“金穗田”等用语,已暗示了这个改造过程,全诗含而不露,非常巧妙,没有口号式的空洞与乏味,让人有时光轻轻,岁月冉冉之感慨。

  这两首诗中的四联对仗句特别成功。常见一些写律诗者,对仗句中,为对仗而对仗,难免出现对仗中的忌讳“合掌对”,如“大棚常年绿,温室四季青”。“大棚”就是“温室”,完全合掌。“风吹蒲苇千丛绿,霞映芙蓉万朵艳。”。“杨柳依依摇倩影,农舍袅袅浮炊烟”。是严对、工对,对仗很工稳。绿柳、翠竹、香蒲、红荷、金穗、白鹭、黄莺、倩影、彩霞、农舍,色彩艳丽,对比分明。鸣泉、落珠、飞瀑、惠风,音韵氤氲,动舞眼前。有动有静,动静结合。用“诗中有画”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在这两首诗中,家星老师注重了对句式词语的推敲锤炼。古人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之谓。王老师继承了这一传统。如“杨柳依依摇倩影,农舍袅袅浮炊烟。”句式均是“二二三”式,很符合律诗的要求。在此,我想说点与写诗有关的题外话。《全唐诗》共有两千多位作者,加起来也就四万多首诗,号称一生写诗四万三千六百多首的乾隆,一个人轻松超越。多,乾隆都做到了,那好呢?

  这有点尴尬。他的诗歌,人们并不看好。有学者认为,从诗的技术上来说,没问题,规规矩矩,但意境并不高。特点相当突出,读起来不顺,用散文句子。怎么解释?就是以散文的方法写诗。韩愈、黄庭坚都是走这个路子的,只是大家“为法”不同,例如,有的人偶尔用几句散文,有的人通篇是散文,而乾隆属于比较极端,幅度较大的一类。我们来读一读乾隆为“苏堤春晓”碑写的一首诗:

  通守钱塘记大苏,取之无尽适逢吾。

  长堤万古传名姓,肯让夷光擅此湖?

  有研究者说,这首诗后两句,就是以文为诗。“诗歌的结构不同,有的三个字一对,有的两个字一对,你读起来不顺的,就是散文的句子。”家星老师的诗简短明快,通晓明白,清新靓丽,节奏感强。原因就是从没有散文句子入诗,这也是他的诗成功所在。再如诗中“千丛绿”对“万朵艳”,“绿”与“艳”对,虽是形容词对形容词,但“绿”是颜色,“艳”却并不是哪一种固定的色彩。

  这里相对,不仅是押韵的需要,更展现荷花映日的娇态、艳丽,比用“红”、“彤”更胜一筹。“鸥吟恋曲柳拂弦”一句中,“拂”字虽说平常,但用在这里特别吻贴。柳条飘逸轻拂,似美丽女子长发飘飘轻抚古琴,引人遐思,韵味无穷。一平常的“拂”字胜过写实的“抚”字之多多。

  两首律诗都选了阳声的“寒前韵”。阳声韵明快,“寒前韵”在韵辙中属宽韵,挑选用字广泛,很适合家星老师写景状物的要求,为两首诗曾辉不少。

  读家星老师的诗,总有“一卷古香,一抹温婉,一缕素雅,一份静好,一怀坦然”的感觉。这两首诗更有“风泉韵绕幽竹林,雨霰光摇杂树花”的韵致。其实这还是得益于古典文学的一脉心香。“杨柳”、“倩影”“幽篁”、“农舍”、“炊烟”等,都是古典诗词常用的意象。这些字词给人的是回忆、眷顾、乡思……尽管家星老师的这两首诗是明快的,“杨柳依依摇倩影,农舍袅袅浮炊烟。春来潮涌桃花水,翡翠菜畦金穗田。”

  但读到这里,你准会忆起泉水月流,汩汩水声,唧唧虫鸣,丰收的田野。浮出那淡淡的乡愁。虽说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可眼前的景再美,毕竟不再是儿时的那种天然之美之趣。失去的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儿时故乡的那一曲天籁,一派天机,一段云锦,该去哪里寻觅?河边的杨柳吟出的是一则白茫茫、虚飘飘谁也听不懂弄不明的絮语,如今的故乡等同于陶渊明失去了南山东篱菊,李白没有了美酒明月,苏轼沦陷了黄州东坡……现在构成环境的元素不再是风花雪月,而是高楼、汽车、电脑,一位作家说,玛雅人预言的地球毁灭,在2000年时已经毁灭了,带至而起的是虚拟的世界……折柳灞桥,客舍柳青,三峡猿啼,似乎离我们现在过于遥远。

  再读一读家星老师阳光、深沉、热烈而又宁静的这两首诗,龙王河、鸡龙河、白马河流水之音,妙不可言。漫步此处,记忆中的故乡仿佛飘逸在山野,飘逸在天空。聆听潺潺流水,细品缕缕诗韵,闻得到童年那泉的清澈,月的清丽,世界美妙,心神俱爽。此时此刻只愿读到家星老师更多更好的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