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芳-季多心语散文

心语 时间:2018-09-27 我要投稿

  你的名字是一首很短的诗。

  【一】

  冬天已近尾声,春天的信息钻出泥土,草绿了当头,我心花随之开放。

  春天的气息虽还不那么浓烈,但静坐于阳台,遥望遥远的黛山素雪,天空有一缕阳光从云际的吻合处跑来,与雪儿相会,演译成绝世情缘。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那太阳的光芒和温度,让我有种春末夏初的错觉。冬去春临,对这个微妙的时间段,十分敏感感受雪的馈赠。是的,或是一个美丽故事、或是一个迷人的传说,都会非常在意或恋上某个时间点,如顶礼佛的祥光。

  在美妙的佛光环绕下,在春信子发出第一个音符时,雪花是否累了?停止了她妙曼而神奇的飞舞。希翼着沐浴阳光,享受激情燃烧一刻的欢乐。那纯白而皎柔的美丽开始在阳光下融化为涓涓细流,叮当情韵,注入生命的长河,最后被阳光升华成一片云霞或彩虹,缤纷于世人的眼帘。

  雪花在为自己的悠悠行程而歌且舞,那是一个生命在传递最神圣的传奇,是接纳阳光所作的出伟大抉择。

  阳光恋着雪花,传颂着最为美丽的诗谣。飞雪迎春,又一次在这阳光与雪交错的季节自由飞翔。

  阳光倾注于雪,似乎闻到了雪儿飘香的气息。是雪赋予我们诗一般的境界,花一般的灿烂,光华一般的炫耀。雪之净美,让阳光为之热烈,让阳光为之灿烂。

  阳光那样明媚着雪儿,挥挥洒洒,走过无数个光年,才专注到雪的世界,浸入雪思想,合奏出一曲美仑美奂的交响恋歌,让宇宙响彻动听天音。

  阳光,这样地漫步于长足的天河,享受雪的柔美与素洁,记得,记得在那一句句妩媚而怀柔的萤屏上传递的祝福和问侯,雪儿常会幻成天仙出现在飞的视线和脑际里。飞没有迟疑,只倾心于每一瞬间。之后,牢牢的珍藏于慕雪空间,再也不愿让雪从那里飞走。

  如果,那颗慕雪的心,阳光就会拥抱尘埃能贴近追逐了三世的情缘,去期待凡尘间雪儿注情的一顾,在这一刻永恒。回眸,仿佛雪儿清凛明媚的素颜,孑然婷立于前世最美丽的光阴里。阳光正轻轻托起那张明艳柔美的脸,手中拿着一枝绽放的玫瑰,挂上飞雪的名字,膜拜千年,等候慈悲的观音出现。然而,潋滟的光阴背后,却是弱水飞泻,心海沧田。

  请原谅阳光的倾注,你要做飞千年慕雪。前世有缘今生续,来世情花一世栽。都在这雪与阳光永恒中茁壮成长!雪飘来,飞幸福,阳光已经很吉祥。

  每当寂静的夜晚来临,每当大地沉睡的那一刻,我总深深的想你,强烈想念的欲望似乎将我焚烧,使我的心揪着疼痛,痛完又开心,开心完又失落。

  雪与光组合,恍若天然于南国的红豆,循循环环总是缠绵到地老天荒。用会心的微笑和灵犀的纤手轻弹最动人的琴弦,为飞雪谱上一曲迎春的乐章,是人生中最最美丽动听的乐章。

  【二】

  二月,春天来了,情花开了,你却走了。

  读着你,能感觉到你跳动的旋律。你曾以数十步的行程飘过来和我会合,受感动的我许诺用千百里的追踪回报。你的温馨和慷慨,让我奔逐在你周围,那一个又一个闪动的优美的音符之中。

  行程悠远,圆周形的轨道没有起点,也没有终极。高张双臂,我只有拥抱着你的真诚。在无法控制的友情里,没有冷却,只有热血在沸腾。我知道,那时,我的气息太热,是因为你的感情太浓。我们常常敝不住让歌声来嘹亮。

  在离开你的日子里,我以记忆的方式追踪你已往故事和情怀,直至幸运之神对你的专注。有人说:思念是幸福!在人生的艰履中,事业打拼的岁月里,你是我的第一道屏风,第一口止渴的清泉;你的关注太浓都,浓郁中让我如今的追忆倏忽飘香,落英缤纷。

  在清晨的雾中,树上的雀儿啁啾时,你总是从容地,用妙曼的短信传递却第一声问候,送来第一枝祝福,而我总是又笨拙、又匆忙地去追踪你蹁跹而至的节奏。

  黄昏的尘土,落日的余霞,让人思亲若渴。顺着踏空的无痕车辙,沿着用删节号代替的零落的行程中,你我天各一方,彼此涣散着对人生聚散的傍徨。

  我们的行程并不单调。在无穷的跋涉里,每个人都吸吮着社会慷慨的爱意。而我总紧握着积极从事的方向盘,驶向那美好的人生旅程。这不只是对彼此的安慰,更是对社会的回报和感恩。

  在唐诗宋词中,我采撷了许多名言佳句,折叠成无数只千纸鹤,或放飞,或珍藏,总希望:放飞的是追踪,珍藏的是寄托。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三】

  三月是绿意临城的日子,在最初的枝头,追逐着萌芽,在耳边的音乐里沉浸着芬芳。

  三月是雨润花儿的日子,林的绿意如梦,雨漫过,流到红裙子的脚下。

  烟花三月,在江南的水中扭动温柔,再也捂不住的春心开始荡漾。

  透过窗棂,用燕尾剪开了渺渺飞丝,眼前总是妙蔓的风景。长在汨罗江畔,心灵之水比江流更加流畅。日子便湿润了,心境为之开阔,许多关于红尘中的烦恼,隐退到了山的那一边,不再窃窃私语。

  凝眸远眺,隐约于玉笥山傍的亭角,风铃绰绰,那微妙的风姿,仿佛嫁给了朦胧的弦月,与江中的倒影,编织着青春的幸福婚纱。

  任清晰的鸟鸣婉转于浓浓的花事,飞起的红晕引得三月的春情,漫过渐暖的田野。麦垛,竹篱,孕育横放的琴韵;一杯清茶,与惠风共饮春天的萌动,弦乐绕巅,踏过千山万水,与星光,在灿烂的枝头拾起溪谷的约定。

  约定是风承诺,滑过村落悠然的雾霭,草长莺飞时,榕树下,俯首藜藜之草,尽是三月的春晖。一枚横笛奏响清溪的笑语,飘落在山峦,催开遍野的生命。

  在一株株娇柔无骨的新绿面前,不再年少的心事仍然裸露着一派生机。

  还是往年相知的那一片碧绿,在雨的派遣下,跚跚而来,瞬问延伸到天的尽头,汨罗江就如一条丝带,尽情飘扬。

  经不起推敲的词句,总诠释不出三月的绿茵禅意。而今夜,我却独自倚亭伫望,分明是把挂在腮边欲滴的情绪,珍藏、展开、飞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