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的散文

心语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今天天气好像很沉重,就像过分压抑着某个人的脊梁,无法久久的站立,也无法久久的坐下,好像连呼吸都觉得分外难受。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因为某个人而吹吸叹气,其实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某些事情的某些原因,只是觉得某些事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

  我昨天晚上看完书已经很晚了,不过我去了一个我最喜欢看花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我每到伤心处所必须经历的地方,就像空气和人一样虽然看似互不相干,但却必不可少),但是那地没有一个人,花好像也没了,只有些许树在独立的安享自己,它们或许把我看成是一个过路人,无关风月,无关任何。

  偶尔我觉得我是不是自己过分敏感了,但这个毛病始终都改不了。我一直都想要去做一个“风流”(随性)的男孩子,大气磅礴,恢弘气势,但这些好像都离我好远好远,只觉得太难靠近,所以畏惧。

  最近发生的事,某些人,我在想如果当初换了一个方向,那会怎么样,所以昨天晚上我想到了纳兰的那句词“当时只道是寻常”,我一开始的理解是在那个时候和心里面的那个她发生别扭,不去理智的珍惜所以在当时却当成了寻常,可是昨天我又觉得在和心里面的她发生冲突时,时刻让自己成为某种恰当和合理却依旧是一种理由,也是一种不可否认的寻常,虽然我知道可能在某些方面,某件事之后我会怎么样,会和曾经的我一样,会“为赋新词”,去想象自己曾经是否也这样过,是否在曾经那么荒唐的做了一件让自己觉得过分难受的事,虽然这些事,后来我觉得不怎么重要了。

  不过“当时只道是寻常”,也只有在过后才这么明显的觉得,后来的天空不也照常明媚,照常升起吗,只是某些人发生了变化,某些事也跟随着过往成为了一种永远存储在心底无法抹去的记忆。

  昨晚我去见的那棵树,是我去年花开时我去许下愿望的树,是我想起某个旧人时发呆的树,是我曾经习惯的站在它面前,想让他知道我心中某些细微心事的,也就是去年我站在它面前安安静静哭泣的老树,老树其实应该明白我的心事,只是沧桑戏台,历经了那么多风雨,认识到了那么多的人和事都觉得其实都没有当初那么的重要了,而沉默成了最恰当也最合理的方式。

  老树不说话不代表它不懂,不代表它不会以某种方式去告诉你:某段事的原因和结果,只是你所要做的就是要好好安安静静的做好你该做的事,做着你该做准备的准备,仔仔细细的,好好的,或许这样就够了。

  昨天,我上去仔细的看过了老树,我知道它在这里肯定有着经久历史的,所以我看着属于它的树干和树叶,用着30度的角度,也许这就应该是属于我的角度。

  也或许在某个曾经,老树会有着某种相遇,或许也会有一个人和老树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感情,也用着30度的角度,去看着老树想着一个人。

  然后,静静的发着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