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心语散文

心语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生活从不会对谁过分的宠爱,也不会对谁过分的歧视。在平凡的世界上,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做自己喜爱的事,活出本真自己。

  也许,这个世界充满着你不能理解的人和事,但又充满着不可思议的善意和美好,没有刻意去讨好谁,只是真心觉得每个人都不容易。只要每天有事做、有人爱、有所期待,如此,做个优雅而精致女子,多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偶有时间,精调羹汤。天使绕膝,妇随夫唱。心安吾家,安然无恙。”的确,这该是多么唯美的画面!忽然觉得,有一点感动仿若云淡风轻细水长流,这份感动,像是在这个连月光都可轻而易举穿透的小镇,我读出了一片片温情而唯美的光。

  中秋佳节之际,卸下一身的劳累与繁忙,我长吁了一口气。虽无人相陪于立黄昏,也无人过问于粥可温,但这月圆之时,我还是终没抵挡住这丝丝凉意,以至于患了重感冒。那种天使般轻飘飘的感觉,又一次体会到,莫名其妙的失音,使我不得不演着哑巴的角色。融融的光芒、融融的街道、融融的人群,多唯美的画面!我却无力置身其中,只是关注这身边一掠而过的一景一人,我不忍亵渎,这真诚抑或虚伪、欢愉抑或伤悲。真的,生活在这片黄土地上,爱着这里的一砖一瓦,爱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偶尔,这个世界安静下来时,我爱仔细审视着周围的环境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并不喧嚣但十分干净的街道,并不时尚但十分淳朴的男男女女,目视这里的一切,有时一下子竟感到,生活仿佛总是在营造这一个又一个的缺陷与无奈,总感觉紧张的日子仿佛存在着一种不见眼泪的悲伤,也存在着一种不见血肉的折磨。如此,天气不冷不热、日子不急不缓、心情也不好不坏,只是这旧伤丝丝缕缕的疼痛时不时袭来,让我顿时没有了铠甲的防备。已经无所谓了,只因习惯了多年,随它吧!

  几十年以来,一直素颜素心,我不认打扮,只认自然,似乎越雕饰越难看,正如有人调侃说,怎么难看怎么来。呵呵,我就是如此!最爱身后随风飘飞的长发,伴我走过了懵懂的少年时代,青涩的青春年华,还没细细体会到中年的沧桑与浪漫时,不料快到了稍不留神就要步入的不惑之年,背后这份飘动的诗意,我却没有刻意精心打扮。在风中随意飘飞,似乎飞扬着少年的纯真青春的忧郁中年的无奈,飘动着在期翼中的守望,那根根柔顺是结着惆怅积着烦恼连着情思,是自己抱紧双肩时清寂地守候,是缓缓绵延奔泻着的年轮,更是滑过岁月印痕的沧桑……最终,还是走进了名为发型设计的“浪漫一生”,一任一边长发飘飘,一任一边挥舞剪刀。倏尔,镜中出现了清爽而更显苍老的影像,换一种发型,也换一种心情。别了,我的长发飘飘!

  时间都去哪儿了?

  时间它有脚啊,一步一串音符,一步一朵莲花。弹指一瞬,九月又滑到了边缘,这期间喜忧掺半。对于一个对生活如此热爱的女子,无论生活做怎样的安排,都不会改变当初那颗执着的心……

  深秋,说给自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