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心语散文

心语 时间:2018-09-29 我要投稿

  栀子,通体白净,似是天生被洗礼过。香气清甜怡人。花开时,大而优美,花质微厚而细腻,让人不忍亵渎;未开时,上尖而下圆如桃,色泽嫩绿,窈窕多姿,稚嫩而俏皮。最是开而未开时刻,中心白净无尘,外部下体嫩绿新鲜,保留着婴孩时期的特征。朝露带雨,似睡而醒,懵懂时刻,似娇气似优雅,似恼人似含笑,万般情态真如纯情少女,圣洁而美好,阳光怎忍恨,清风怎忍欺,我怎忍不爱?

  与栀子的情缘,缘于初中那所美丽如花园般的学校,宽大的圆形操场四周,密密地围了一圈的栀子树。典型的亚热带常绿灌木,低矮而蓬松,釉质饱满的叶子四季常绿,在阳光下泛着莹莹的绿光。每年的春末夏初,在送走了紫藤萝的姹紫,与桃花的嫣红后,栀子们在翠绿的枝头,悄悄地谈出了嫩绿的花苞小脑袋,幽幽地吐露着芬芳。那时如同鲜花盛会一样的季节,昨夜花香似是而非,今朝花苞满枝头,明日已是淡妆美人竞相艳了。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快了,人们还来不及惊奇就已经被欢喜填满了心扉,还未欢喜足够,又是一场惊艳而至.栀子可真是不鸣则已,一名惊人啊!谁让他们太年轻,太单纯,太矮小而少了矜持呢?不需要让人们期待,就笑着套着来到人们眼前。整整寂寞了一年的栀子树呵,必在这短短的花器与花儿们欢腾了。

  我爱栀子,爱她的纯洁与柔美,爱到不忍碰触,不忍伤害。日日从他身边走不,都是怀揣着几分爱怜与敬意的,偶尔凑上去闻一闻它的清香甜雅,感受以一下他的冰洁与细腻。人人采花,我却说,我爱花不采花,我只会采香,因为透过这份美丽,我似乎看到了一颗颗青春似水的灵魂,如同女子的颗颗泪珠,让人不忍伤害……

  我喜欢用被洗礼来形容栀子。雪太洁而癖,桃太美而妖。它不是洁白,不是妖美,而是被自然造化而洗礼,是圣洁之物。然而如此圣洁却非莲般被供于庙宇,而是圣洁于世俗之心,使人间美好女子的化身;是世俗之中纯净的阳光, 澄净的溪流;是一份美好的梦想.如同单纯灿烂的青春,如同纯净美好的女子的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