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献给艾米丽的玫瑰》主人公悲剧成因

  对于很多高校应届生来说,毕业论文写作是一次艰难的创作过程,只有完成论文才能顺利毕业。下面文书帮小编给大家带来一篇论文范文,欢迎阅读!

摘要:威廉·福克纳是20世纪美国南方文学的代表作家,他的作品“献给艾米丽的玫瑰”真实反映了美国南北战争到二战爆发时期的社会转变,也表现了南方落寞贵族后裔面对无法控制的南部文化毁灭和北部工业发展推进时的无奈与痛苦。本文旨在通过变态心理学的视角,以人格动力和内外世界相统一为线索,从南北战争、父权社会、短暂爱情以及社会支持的角度分析了主人公艾米丽的悲剧成因。

  关键词:变态心理学;艾米丽;玫瑰;精神分析学

  威廉·福克纳是20世纪美国南方文学的代表作家,他的作品反映了美国南北战争后的社会转变,也表现了南方落寞贵族后裔面对无法控制的南部文化毁灭的无奈与痛苦。《献给艾米丽的玫瑰》就讲述了一名典型的处于社会过渡时期落寞贵族的故事。出生在南方贵族家庭的主人公艾米丽,在父亲严苛专制的管教下,年轻时断绝了所有向她求爱的男子的联系,父亲去世后,艾米丽小姐继承了传统的生活方式与习惯,却不顾世俗的偏见,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北方黑人霍莫。而霍莫最终无意与她成家的现实使得艾米丽小姐走向极端,毒杀了恋人,并与尸骨同床共枕40年,直到她也走向死亡。

  艾米丽小姐的悲剧不禁令人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名优雅的南方传统淑女沦为恶魔。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提出人格结构的“动力理论”,在该理论中“本我”位于最低层次,包括各种生理需要,遵循快乐原则;“超我”位于最高层次,由价值观念和社会规范内化而来,遵循道德原则;“自我”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的中间层次,起到调节作用,根据外部环境抑制着“本我”的冲动,遵循现实原则。弗洛伊德提出“本我”、“自我”、“超我”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处于动态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人格结构就出现异常,导致心理问题。我国著名临床心理学家郭念锋提出,除了人格稳定性破坏,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不统一也是导致心理扭曲变形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南北战争后的社会巨变

  昔日荣耀辉煌的南方文化源起于以加尔文主义为基础的清教徒文化上,带有浓厚的传统道德思想。在清教主义影响下,艾米丽从小就带上南方贵族阶级的枷锁,并接受高贵、冷酷、矜持的“淑女风范”式教育。随着南北战争的爆发,北方崇尚实用主义、自然科学的思潮对南方文化造成巨大冲击,固守着宗教礼仪的南方注定败给了现代工业文明高速发展的北方。

  社会环境的巨变与主人公艾米丽坚守的思想观念形成矛盾,虽然战败导致了传统南方生活方式、意识形态的崩塌,身为贵族后裔的艾米丽依旧保持着清高的门第观念,维护着所谓的贵族形象和尊严。此时女主人公的人格状态中“超我”战胜了“自我”,处于支配地位。艾米丽固执地坚守传统道德意识而与现实状况相悖,然而,内心世界与客观世界的长时间背离正是诱发变态心理的重要起源。

  二、父权的支配与影响

  传统南方文化核心强调父权制、妇道观以及种族主义。女性注定是男性的依附与从属,没有掌控自身命运的权利。艾米丽那偏执的父亲拒绝真正走进女儿内心,而是霸道地控制她的人生。在女儿谈婚论嫁的年龄无情地赶走了一个个追求者,葬送了女儿的幸福。

  一方面,在严苛专制的父亲面前,艾米丽小姐没有自己的意志,一味地屈服造成了主观上对父亲的依赖。直到父亲去世,艾米丽小姐也拒绝接受唯一的亲人离世的现实,拒绝埋葬父亲;另一方面,当艾米丽还是妙龄少女时,潜意识中的“力比多”,也就是性本能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内心冲突继而引起个体的焦虑。艾米丽小姐以长期的心理压抑为防御机制,保障内心的安宁。而过度的心理防御也正是引发变态心理的元凶。

  三、昙花一现的爱情

  直到霍莫的出现,让艾米丽灰暗阴沉的生活又燃起了希望,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热切地渴望自己压抑许久的“力比多”能被满足。艾米丽小姐剪短了头发,似乎鼓起了勇气告别过去的生活。她满怀希望地做着一切结婚的准备,甚至不顾自己长年保持在小镇居民心中的“贵族”形象,屡次和这个黑人北方佬同坐马车出游。突如其来的爱情让艾米丽小姐的“本我”战胜了“超我”,为了满足内心缺失已久的“本我”的快乐,艾米丽小姐不惜放弃坚守多年的道德信条、傲慢自尊,告别一贯南方淑女的态度。

  然而,霍莫的“无意成家”彻底将艾米丽小姐逼进万劫不复的痛苦深渊。残酷的现实深深刺激了艾米丽小姐的内心,人格结构的长期失调在剧烈的现实冲击下演化为更加严重的人格障碍。专制刻板的父权社会规则束缚着她的内心,潜意识最终爆发,并战胜自我,支配了意识。面对恋人的无情背叛和小镇居民的闲言碎语,这名曾经坚守传统信条的贵族小姐又一次向现实屈服。为了保全家族颜面,内心扭曲的艾米丽小姐选择了极端的方式,亲手毒杀恋人,用其献血祭奠她被欺凌的自尊,并抱着这具尸骨度过了她的余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