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南北寨汉墓画像石的题材内容及艺术特色论文

艺术类毕业论文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山东沂南北寨汉墓自出土以来就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从不同的学术领域和角度对其进行了研究和探索,本文将着重对沂南汉墓画像石的题材内容和艺术特色进行探讨,以求证于方家。

  一、丰富多彩的题材内容

  题材是作者在认识社会生活和进行创作的过程中,按照一定的创作目的对素材进行选择、提炼、加工和改造,在作品中具有描绘并体现一定主题思想的生活现象。”①沂南北寨汉墓所表现的题材丰富,大致可分三类:现实生活、历史传说故事以及神仙祥瑞主题。

  “事死如生”是汉代厚葬礼俗的主要思想,所以汉墓画像石大都描绘死者生前的生活景象。沂南汉墓墓室中的现实生活场景,一方面表现墓主人对人世的留恋,另一方面也有对墓主人生前功业的颂扬。沂南汉墓画像石中表现墓主人现实生活的有战争、乐舞百戏、迎宾、吊唁、收租、庖厨等。其中,描绘战争场面的胡汉战争图就被雕刻在墓室门楣这个显要位置上。门榍空间狭长,工匠们巧妙地把纷繁的战争场面安排在了一列长桥上,雄壮威武的汉军与暴烈不驯的匈奴兵形成了鲜明对比。

  墓主人的庄园生活也被描绘得丰富多彩。其中以沂南汉墓画像石中“乐舞百戏图”最为精彩。《盐铁论·散不足篇》载:“今富者钟鼓王乐,歌儿数曹,中者鸣竽调琴,郑舞赵讴。”又《汉书·张禹传》载:“优人管弦,铿锵极乐,昏夜乃罢。”沂南汉墓画像石就在有限的篇幅中描绘了热闹非凡的百戏图卷:七盘舞中舞者身姿矫健,动作优美;顶竿戏中身体健硕的顶竿人与小巧的伎人;“鱼龙曼衍之戏”等诸般杂技。

  历史故事传说是汉墓画像石中常见的题材。汉代就流行图绘古圣先贤的传说故事,所谓“恶以戒世,善以示后”。沂南汉墓中室的东壁、南壁分别刻有不同的历史故事,如周公辅成王、晋灵公等。墓室中雕刻历史传说故事,一方面起到教化后人作用,另一方面把墓主人和古圣先贤的画像放到一起,用来标榜其高尚节操和功绩。《后汉书·赵歧传》有载“建安六年,赵歧卒,先自为寿藏(即坟墓),图季札、子产、晏婴、叔向四像居宾位,又自画其像居主位,皆为赞颂。”

  两汉时,修道升仙的观念特别盛行,完全是基于生者延长生命的愿望。汉代继战国、秦之后,进一步实现了西方昆仑神仙与东方蓬莱神仙系统的融合,从而产生更趋完整的新的神仙系统。”②沂南汉墓画像石中描绘的神仙世界非常系统完整,神仙世界中主要以西王母为主。西王母头戴胜杖,身边有如虎身翼的怪兽以及捣药的玉兔来代表长生不死的仙药。汉代人把陵墓比作仙界,希望自己的祖先不是死去,而是升仙而去。祖先之灵居于墓室之内就可升入仙境,长生不死。与西王母相对的侧柱上刻着东王公的画像,东王公的上方有一幅伏羲女娲交尾图,中间一尊高襟神紧紧搂抱着他俩。这幅画像的主题是生殖繁衍,升仙与生殖繁衍反映了人们对生命永恒的追求。沂南汉墓画像石关于神仙祥瑞的内容很多,值得我们关注的还有四神画像: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青龙白虎辟不祥”,墓主人希望有这些灵异怪兽的佑护,能得以顺利升仙。

  沂南汉墓画像石题材与建筑的用途紧密相关。由前庙后寝的宗庙制度和前朝后寝的宫室制度所形成的汉代陵墓,每一间墓室都有其特定的用途。前室为安放神位和祭祀的场所,所以画像以吊唁、祭祀为主题。中室为起居室,画像即以日常生活为主要题材内容。后室为寝室,画像是寝居生活。墓门画像的主题,则是升仙和镇墓。③

  二、深沉博大的艺术特色

  沂南汉墓画像石处于汉画像石艺术的成熟期、风格朴素、雄浑奔放、具有高度的艺术成就。透过这些画像石可使人们感受到汉代工匠们的艺术天赋:无论画面繁复还是简洁,都能游刃有余地进行处理。对于沂南汉墓画像石的艺术特点,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把握:

  1、注重人物神情的刻画,善于利用故事的情节来处理画面,制造画面的矛盾冲突点,是沂南汉墓画像石比较突出的艺术特色

  如在晋灵公杀赵盾的故事中,为了表现赵盾惊慌失措的样子,作者把他刻画成了袍袖翻飞、手足舞动的样子,非常传神而生动。苍颉则刻上了四只眼睛,席地而坐,好象正向人们讲述什么,一副智者的样子。荆轲刺秦王的场面中,作者在有限的空间中巧妙地安排了故事情节;中突,突出了紧张气氛:荆轲怒目圆睁将匕首投向秦始皇,秦始皇躲过了匕首,惊恐万分想要逃离。

  2、独具匠心的构图

  利用汉墓石壁的有限的空间来表现宏大繁复的场面,绝非易事,工匠却能巧妙构思使画面井然有序。例如在表现车马出行时的盛大气势时,作者采用了多视点组合的方法:单独表现一辆车、一匹马时采用平视散点透视;用正视横列的方法表现出车马的位置,就较好地解决了大队车马的纵深,这种透视法强化了画像石的装饰性、增强了画面的美感。表现墓主人庄园生活时,作者则采用了鸟瞰散点透视的办法,使画面井然有序,富有层次感。

  3、丰富的线条语言和巧妙的色彩运用

  沂南画像石的线条语言运用较为丰富,不再是简单地运用阴线来刻的单一技法,而是采用了减地平面线刻,即先用减地的方法把外轮廓的形状刻出来,然后再在轮廓线内用深浅长短不同的线来刻画细部,使形象很有层次感。如刻画拥簪小吏手中的簪(即扫帚)则用了柔软弯曲的线条采表现质感;荆轲的胡须则用了细长而挺拔的线来显示其愤怒的神情;边框上的云气纹饰则运用了规则而富有变化的线条,使其具有独特的装饰意味。色彩的运用是一般汉画像石中不多见的,因为石质不同,在上面涂绘色彩会有很大的困难。沂南画像石中,工匠巧妙地在墓室的后室藻井上施加了彩绘,先在长方形顶石中刻出方形石刻,然后在其中的花瓣尖上涂朱,边框及框内菱形图案上施以绿彩,两方框间的三角形处涂墨地,这些色彩的运用极大地丰富了画像石的表现力,使画面绚丽鲜明,朴实粗犷,形象更加丰满突出,简练奔放。

  三、结语

  沂南汉墓画像石完成于汉代画像石艺术的成熟期,其形制布局严谨有序,装饰富丽堂皇,题材内容丰富,艺术表现手法成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参考文献:

  [1)《汉书》,班固著,中华书局,2000年

  [2]《后汉书》,范晔著,中华书局,1965年

  [3]《盐铁论》,桓宽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

  [4]《汉画像石通论》,王建中著,紫禁城出版社,2001年6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