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医学调节医患关系的探究及对策论文

  原始医学、经验医学和现代医学构成了医学的3个不同发展阶段。长期以来,以生物科学为基础的现代医学,全力以赴的解决患者生理病状,创造了无数的辉煌。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出现了各种繁杂的矛盾交织在一起,使得医患关系逐渐紧张起来,医患矛盾便得越来越突出。这就要求各级医院不仅具有治病救人的功能,还应具有及时、有效地解决医患矛盾的能力;医生不仅仅是一位治病救人的“工匠”还应该成为具备深厚人文医学素养的导师。本文从人文医学的角度来探求医患关系,找到解决医患矛盾的一条途径。

  1.人文医学概述

  1.1 人文(Humanism):人文指人类社会的各种文化现象。

  它是人类文化中的先进部分和核心部分,即先进的价值观及其规范。其集中体现在尊重人、关心人和爱护人。

  1.2 医学(Medicine):在专业技术层面,医学是指以保护和增进人类健康、预防和治疗疾病为研究内容的科学。在专业等技术层面以外,医学更多地涉及了医生的气质里不经意流落出的气魄和言语。医学在技术层面、知识层面、哲学层面、智慧层面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要求。总而言之,医学是技术和道德的一个共同体,它除了关乎人的生命,更关乎人本身的价值。

  1.3 人文医学(HumanisticMedicine):目前在国内,对于人文医学通常流行三种看法。第一种看法是把人文医学是医学的组成部分。即人文医学看作“医学人文学”(ze)的同义词。并认为现代医学可分为基础医学、应用医学、技术医学和人文医学四大部分。第二种看法是把人文医学理解为“Humanistimedieine”即与“生物医学”(Biomedioine)相对应的一种医学体系。第三种看法是把人文医学理解为一种医学模式(Model)1。

  笔者比较赞同将人文医学理解为一种新的医学模式。人文医学崇尚“以人为本”为其医学理念,以“人文精神”为核心,强调在当前社会背景下,要推崇的一种医学使命感及个人价值观。随着精神文明程度的逐步提高,仅仅拥有专业素养已远远达不到人们对一位医务工作者的要求,如今随着人文理念的深化,医学模式由生物医学模式转变为“生物-心理-环境-人文医学”模式,人在医学中的主体地位得以加强。人文医学包括医学伦理学、医学心理学、医学哲学、医学方法学、医学人类学、医学美学、医学社会学、医学逻辑学等学科,是对医学中的人文内涵的高度概括和抽象,是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同医学相结合的交叉性学科群。人文医学作为一个新的学科群是医学走向成熟的标志2。

  2.医患关系及其现状

  2.1 医患关系:从狭义上讲,医患关系是指特定医务人员与特定患者在医疗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医治关系。从广义上讲,医患关系是指患者及其家属在就医过程中与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之间发生的一种特定关系。

  2.2 医患关系现状:根据广东省科技计划软科学项目“服务管理和社会资本理论视角下医患信任与控制机制探索”调查小组于2009年进行的调查数据表明:在患者就医的医院中,认为医患关系非常和谐占7.1%,认为和谐占48.8%,认为一般占34.5%,认为有点紧张占7.2%,认为非常紧张占1.2%,认为说不清占1.2%。从调查数据上看,绝大多数被调查者都认为医患关系是和谐的,认为医患关系紧张和非常紧张的只占被调查人数的8.4%。但是最近几年来,恶性医疗纠纷案件的不断发生,职业医闹的出现,甚至黑恶势力的加入,媒体的宣传报道,把本该和谐的医患关系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甚至国家不得不以立法的形式来打击医闹及黑恶势力。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目前的医患关系,找出改善医患关系的方法。

  3.人文医学调节医患关系的探究及对策

  3.1 医学院校人文教育滞后及对策:目前,各个医学院校的课程设置,仍然沿用着生物医学模式下的课程设置方法和人才培养体系。重点放在科学教育知识和技术层面的训练,相对忽视学生对患者人文关怀的培养。虽然也有部分院校开设了人文医学相关的部分课程,但师生都缺乏重视,使得人文素质教育处于一种可有可无的边缘地带。这样,培养出的部分医务工作者在医疗过程中大多缺乏对患者的人文关怀,不能设身处地替患者着想,不能换位思考。而较多地考虑各自的经济利益。随之而来的便是过度医疗,过度检查,态度生硬等现象的出现。客观上加剧了目前已经紧张的医患关系。因此,医务工作者人文素质的缺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医学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和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为克服上述弊端,大力推进并强化专业教师的人文教育功能,提高教师的人文教育水平,使每一位专业教师都明白,培养医学生的医疗知识、医疗技能与培养医学生的人文素质同样重要。将人文精神渗透进医学专业教育之中,把医学生教育成既具有精湛医术的医生,同时又是拥有丰富人文知识和高尚人文精神的医务工作者5。

  3.2 将中医整体观统筹于人文医学理念,提高医者素养:祖国的传统医学博大精深,它强调形神的相一性、阴阳的气血平衡、五脏六腑的整体思维,而人的精神活动建立在身体的完整统一之上。将中医学的观点运用于人文医学的教育中,便是要求医务工作者要以一种全局的观点,统筹兼顾的视角来看待所学的零散医学知识。所谓全局观,就是指从患者所处的社会环境、疾病状况和精神状态等诸多因素通盘考虑;所谓统筹,不是单纯的知识整合,还应该将整体中加入情感的成分,用换位思考的方式对理性的知识加入感性的认识,从而可以有效提高医务工作者的医德素养。

  3.3 “人机化”的诊疗技术对医患关系的影响及对策:随着物理、化学、电子、计算机等技术的飞速发展,各种自动化设备层出不穷,大量的高新技术及设备广泛应用于临床,使得诊断、治疗、护理方式发生了较大变化。医生通常通过仪器和设备获得患者的各项数据指标,为诊治疾病提供重要依据,但同时也增加了患者的检查和检验费用,造成患者的不理解。另外,这种以机代人的趋向,加重了医生对高技术设施的依赖,淡化了医患之间的思想交流,忽视了患者社会、心理因素对疾病的影响,使医患关系变成了“人机关系”缺少了人文关怀。因此,利用语言、文字等载体,加强医患交流,缓解目前越来越紧张的医患关系,人文医学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5。

  3.4 人文医学在对待生死问题的策略:虽然生、老、病、死是一种自然法则,但部分患者死亡之后,由于患者家属不同的生死观,对于亲友的离去,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继而引发医疗纠纷层出不穷。在对待生、老、病、死的问题上,医院和社会都要责任和义务让每一个人明白:医生只能医“病”而不能医“命”当人的身体会出现各种病状时,医务工作者经过努力,可以治愈许多的“病”;但在“命”快终结时,我们的医生却显得无能为力,医务工作者不是“万能的上帝”不可能让人不死。

  就生死问题站在医学生教育的角度,笔者认为,将人文医学的理念引入医学教育中可以有效避免重蹈“玩尸门”的悲剧,认识到每一个即使是已经离开的人也会有“灵魂”的存在,而人文医学便是让每一个医务工作者在医学入门时就将一种使命感放入心底,时刻感受到一种信念力量的督促,让初学者感受到那些大体不是玩具,更不是取乐嬉笑的工具,它们是为教育献身的英雄。当医务工作者触及他们的骨肉之躯,虽然没有言语的交流,但是相信那些千言万语早已通过指尖连通,或许幻化而出的也就是两个字一“责任”所以笔者认为人文医学的根基是那些大大小小的责任,只有当医务工作者懂得了责任之重,生命之贵的时候,才能真正走进患者的心理,去体察他们内心的那些感受,才能更好地学会懂得。一个人如果知道了生命终会有一个结局--死亡等待着我们,便会对生命的价值、宝贵生命的珍惜坚定很多。

  对一个濒临死亡的患者来说,医务工作者要格外注重对患者的临终关怀,同时利用人文医学的知识对患者的家属进行生死观的教育。对于每一个医务工作者,或许也可以说是行走在生死之间的使者,对于死亡或许没有了那青涩的眼泪,不是麻木,而是选择用默然冷静给生命多一份默然和敬畏,每—个医务工作者都必须明白掩盖的悲伤是因为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在书写着生命的无限可能,如此才能不负“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