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制度之思想文化基础

政治毕业论文 时间:2018-03-06 我要投稿

  西方政治制度之思想文化基础

  摘要:西方民主政治对当代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民主政治的建设和完善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了解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思想文化基础可以从其源头上学习西方的民主精神,学习其民主政治制度的精髓,因此本文着眼于分析西方政治制度产生的思想文化基础。

  关键词:西方民主政治 中国社会主义特色 政治制度

  1、西方政治制度思想基础

  1.1以人为中心哲学思考是民主政治思想的起源

  从苏格拉底的认识你自己,再到普罗塔戈拉“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1],古希腊的哲人在日益复杂的社会关系中逐渐把思考的对象从自然现象转向思考城邦政治和社会关系,强调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拥有自己的理性。

  人可以运用自己的智慧参与城邦的治理,政治不仅仅是贵族们的特权,亚里士多德指出,人是政治的动物。

  在这样的思想基础上,西方的自由民主政治家一般认为“人的自然属性就是人性,并在此基础上论述了国家和法律的产生。”[2]罗马著名的法学家、政治家西塞罗提出,既然人类都有理性,既然理性是人类共同具有的特征,人类就应当是平等的,至少在法律面前应当是人人平等的。[3]

  1.2古希腊、罗马的思想家关于国家-公民政治关系的描述

  伯利克里对雅典的城邦政治的性质和特征作过经典的阐述:“我们的制度被称为民主政治是因为政权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里。”亚里士多德的著名观点——“人是政治的动物”。

  [4]他认为人类应该要根据自己的本性以及需求组成政治社团才能生存。

  根据柏拉图对于城邦的定义,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对国家-公民关系的见解。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说:“由于需要许多东西,我们邀集很多人居住在一起,作为伙伴和助手,这个公共住宅区,我们叫它城邦。”[5]从以上古希腊的执政官和哲学家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社会契约论并不是卢梭后来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它是具有其思想的源头的。

  罗马的伊壁鸠鲁则进一步提出了“社会契约”的观点。

  他认为公正是国家和法律存在的基础,也是公民幸福、安全的基础。

  西塞罗提出了具有罗马法学政治特色的国家-人民协定关系,他说:“共和国是人民的事情,人民并不是以任何方式相互联系的任何人的集团,而是集合到一处的相当数量的这样一些人,他们因有关法律和权利的一个共同的协定以及参与互利行动的愿望而结合在一起。”[6]

  1.2.1卢梭等思想家的社会契约思想

  严格意义上,社会契约论的创立者应该是法国人卢梭,他于1762年出版了《社会契约论》,但是18世纪的思想家们也有很多有关国家-公民契约关系的论述。

  因此,关于国家-公民契约关系的思想应该是一个体系。

  卢梭的社会契约可以叙述为“我们每个人把自己的人身及全部力量共同置于总意志的最高指导之下,而我们以法人的资格把每个成员理解为整体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种结社行为产生一个道德的、集合的团体,该团体在被动的场合称为国家。”[7]洛克为了反对当时的神权政治论,认为“民政政治是契约的结果,而不是神权确立的。”“根据洛克的契约论,政府为契约的一方,如果不履行契约中的义务,可以有正当的理由反对它。”[7]

  2、限制国家权力的滥用的思想源泉

  限制国家权力被滥用,最初的目的是在于促进国家的长治久安,抵御外侮。

  在古希腊的哲学家看来,僭主政制或者寡头政制就是少数人对于国家权力的滥用,会使民众和国家遭遇巨大的灾难。

  苏格拉底反对僭主和富豪的统治,认为他们违反人民意志和国家法律进行统治,柏拉图认为少数富人统治的寡头政制下,富人贪得无厌,穷人走投无路,社会动荡不安。

  同时他认为僭主政制是最坏的政体,柏拉图说:“他(僭主)采用暴力对付他的父亲——人民……僭主是杀父之徒,是老人的凶恶的照料者”。[5]

  2.1保障私权——限制公权思想的发展

  随着封建主义的逐渐崩溃和资本主义在西方国家的发展,资产阶级对于个人财产和个人其他权利的保护意识不断增强,作为资产阶级的拥护者,18世纪的资产阶级思想家,在限制公权力滥用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保护私权的主张。

  而这个主张的理论基础便是“天赋人权论”。

  与当代西方的民主政治精神最相近的是洛克关于天赋人权的论述。

  洛克提出,自然法即理性,赋予人类某些自然权利,这些权利是天赋的、不可转让的、不可抛弃的。

  而自然权利中,最基本的权利是财产权。

  [3]洛克说:“人们联合成为国家和置身于政府之下的重大的和主要的目的,是保护他们的财产。”[8]他认为没有经过人民的同意就进行征税侵犯了人民的私有财产权,是不能容许的。

  2.2限制公权滥用的创举——分权制衡

  最早提出分权制衡论的是英国的思想家洛克,在其著作《政府论》中提出了把国家权力分为立法权,执行权和对外权,享有这些权力的分别为议会和国王,洛克主张立法权有议会享有,而国王则享有执行权和对外权。

  洛克认为在一切良好组织得良好的政府中,立法部门和行政部门是分离的,立法部门被看成是善良的,而行政部门则通常是恶劣的。

  [7]但是洛克这样的分权依然将国家大部分的权力给了国王,而且洛克认为国王原则上应该按照议会的立法去执行,但是在行使执行权的过程中由于特殊的情况,国王可以享有特权,只要不是超越公民福利的范围,他说:“人民不去限制那些并未逾越公共福利界限的君主或统治者的特权,因为特权 不外是在没有规定的情况下谋求公共福利的权力而已。”

  这说明洛克具有与其他英国资产阶级相同的妥协性以及其个人崇尚的君主立宪思想。

  这样的分权相对于后来进一步发展的法国的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思想具有不彻底性。

  了解和分析西方民主政治思想基础有利于我国的现代民主政治在建设和发展过程中更好地吸收西方政治制度的精华,毕竟毕竟“现代政治发展的民主取向在当代中国政治语境和政治话语系统中获得了无可辩驳的正当性。”[9]

  参考文献:

  [1]古希腊罗马哲学[M].商务印书馆,1982:128

  [2]李凤斌.试论西方政治制度的思想文化基础[J].阴山学刊,2005(6):89

  [3]马啸原.西方政治思想史纲[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87,27,271

  [4]亚里士多德.政治学[M].商务印书馆,1981:3

  [5]柏拉图.理想国[M].商务印书馆,1986:58

  [6]西塞罗.论国家[M].商务印书馆,1986:207

  [7]罗素.西方哲学史[M].商务印书馆,2006: 392-432,

  [8]洛克.政府论[M].商务印书馆,1983:77

  [9]姚剑文.从思想文化传统转向现实政治实践:现代民主政治发展与儒家文化传统关系的再梳理[J].人文杂志,2009(6):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