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萌芽思想

哲学毕业论文 时间:2018-03-14 我要投稿

  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萌芽思想

  摘要:苏格拉底之前的古希腊在神话政治观念的孕育中产生了政治哲学的萌芽思想,当时政治哲学的主题是关注公共政治生活方式问题。

  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萌芽思想是在特点历史条件下产生的,体现在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德谟克利特等早期自然哲学家的思想中,为古希腊政治哲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前苏格拉底 政治生活方式 城邦 正义 德性

  苏格拉底之前的古希腊就有了政治哲学的萌芽思想,政治哲学的主题关注公共政治生活方式,回答了正义如何实现、德性如何可能等相关问题。

  这一思想萌芽是从神话政治观念中孕育而生的,与城邦政治的早期发展、城邦政治观念的产生和早期自然哲学家对政治的哲学思考密切相关。

  一、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萌芽产生的条件

  (一)神话政治观念的孕育

  哲学产生之前,人们对于周围事物的认识和解释大多采用形象思维的方式进行,也就是从对神话的解释中解释现实世界。

  哲学是从神话中产生发展起来的,人们运用拟人化的想象对周围种种事物做出朴素的猜测。

  朴素的哲学思想和政治观念也就在神话阶段孕育而生了。

  荷马史诗将宇宙内部分成了神、英雄和普通人等几个等级,体现了正义、平等的思想,赫西俄德的神话诗对平等的认识也对古典政治哲学家有所启发。

  在他们的神话故事中,就有了这样的描述,神把火、智慧、自尊和正义给予人间的每个人,这体现了平等的价值追求,有了火、智慧、自尊和正义的人的生活才能称得上是一种公共生活,这体现了公共政治生活的方式,然而这样的表述却是对现实的批判。

  他们试图通过神话故事观照现实,认为城邦生活应当追求自然正义,人类的社会政治生活要以自然正义为向度。

  (二)城邦政治生活的发展

  公元前八到五世纪,雅典为代表的希腊城邦的民主政治达到高峰,城邦政治生活已经显现出了政治哲学的萌芽。

  人区别于动物的地方在于其有所信仰,在古希腊,拥有共同信仰的人们的共同体就是城邦,城邦有公共的政治空间,广场位于城邦的中心,广场中祭坛的圣火永不熄灭,人们在广场中祭祀、讨论共同关注的政治问题,进行公共的政治生活,他们信仰城邦公共生活中的精神、规则和制度,以正义、智慧、德性、尊严为共同的信仰。

  亚里士多德说“离开城邦的人,非神即兽”,人与城邦是连为一体的,城邦利益也是高于个人利益的,这体现了整体主义国家观的萌芽。

  雅典城邦经历了几次重大的改革之后,迎来了民主政治时代的辉煌,公民崇尚民主、自由、平等的政治理念,对城邦的治理方式有了不同的探索。

  他们也开始追问城邦中的人在什么意义上才有人的价值和意义,如何过城邦的政治共同体的生活,城邦作为信仰的共同体,如何实现人的德性,在人类生活中如何实现自然正义等问题。

  二、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萌芽思想的主要内容

  (一)毕达哥拉斯的政治哲学萌芽思想

  毕达哥拉斯对古希腊哲学思想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

  毕达哥拉斯学派主张数是万物的始基,是一切事物的原则。

  他认为,整个宇宙和一切事务都是按照数的和谐关系有序的建立起来的。

  在此哲学思想的基础之上,毕达哥拉斯提出了他的正义思想。

  他认为正义是数的和谐关系、正义就是平等。

  毕达哥拉斯说,“美德乃是一种和谐,正如健康、全善和神一样。

  所以一切都是和谐”。

  每个城邦公民在城邦中应该有他自己的特殊地位,被统治者应该尊敬德识,也应该把统治和爱结合起来,在公共生活中,被统治者也要注意个人的节制。

  毕达哥拉斯还认为,城邦正义的实现、城邦实现和谐和秩序的必要条件是建立法制,只有恪守法律才能实现和谐,进而达到正义,这些都反映了他对理想的共同体生活的追求。

  (二)赫拉克利特的政治哲学萌芽思想

  赫拉克利特认为,“世界是一团永恒的活火”,火是自我生成的,它既不是任何神也不是任何人创造的。

  火的运动和转化不是毫无秩序的,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这种规则就是“逻各斯”。

  赫拉克利特所说的“逻各斯”是宇宙和自然的规律,它不仅是对自然的本质和秩序思考的结果,也包含着对社会生活秩序的思考。

  在他本体论思想的基础上,赫拉克利特将“逻各斯”应用于政治生活,城邦是按照“逻各斯”的规则制定法律并按这种法律治理的,法律、城邦、逻各斯是三位一体的。

  “逻各斯”成为了人类正义和法的本原,人类只有依照自然理性的法则,才能拥有“逻各斯”。

  赫拉克利特认为只有统治者才能懂得“逻各斯”的真谛,主张贤人政治,反对民主政治,他认为正义就是事物间的对立和斗争,在于服从法律的统治,城邦正义是以自然正义为向度而建立的法律正义,是城邦政治生活方式的核心价值追求。

  在城邦中,每个公民都应当以城邦正义为追求,这是公民参与政治生活的最高要求。

  (三)德谟克利特的政治哲学萌芽思想

  德谟克利特认为万物的本原是原子与虚空,宇宙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在虚空中运动着的原子构成。

  根据原子理论和一切产生出于必然的观点,德谟克利特认为人类社会的形成也是自然发展的必然现象,城邦的发展符合人类的需要,建立城邦实行法治的目的,使人们过更好的生活。

  对于在城邦中如何处理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问题,德谟克利特认为,人要过群体的生活,要学会帮助他人,与他人合作,“遵照良心行事并且能知其所以然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坚定而且正义的人”,城邦中的公民只有维护公共利益才能保全个人的利益。

  德谟克利特对城邦和人类社会到底是自然产生的还是约定的,城邦采用的法律制度是自然的还是约定的做出了区分,他主张适中和节制的思想,在他看来社会政治、法律和道德问题大都是在符合自然发展的规律又满足人类自身的需要的基础上形成的,是自然和约定之间的中和,这一思想对后来的政治法律思想产生了重大影响。

  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德谟克利特等人的自然哲学思想中,都蕴含了政治哲学的萌芽思想。

  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有着明显的特征,它探讨的主题是从完善人的社会性、实现公共伦理、公共德性角度来解决公共政治生活方式问题,同时也讨论了怎么完善人的伦理德性的问题,认为只有少数人可以拥有德性,倡导贤人政治。

  前苏格拉底政治哲学萌芽思想是古典政治哲学的源头,实现了神性正义到自然正义的转向,对整个古典政治哲学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启蒙意义。

  参考文献:

  [1]苗力田,李毓章.西方哲学史新编[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

  [2]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古希腊罗马哲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

  [3]赵敦华.西方哲学简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

  [4]汪子嵩.希腊哲学史(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