颌骨牵张成骨术哲学思考论文

哲学毕业论文 时间:2018-08-30 我要投稿

  1颌骨牵张成骨的并发症

  (1)伤口感染;(2)牵张过程中创口裂开;(3)牵张过程中牵张器脱落、断裂;(4)过早骨化;(5)纤维连接;(6)口外入路的颌骨牵张成骨术会导致皮肤瘢痕形成,影响美观,并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亦可能损伤面神经下颌缘支;(7)下颌骨牵张成骨过程中有可能损伤下牙槽神经血管束,亦可能对颞下颌关节造成影响。

  2哲学思考

  2.1学者和临床医师共同推动颌骨牵张成骨术的发展

  事物发展的道路之所以是曲折的,是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总要经历一个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不完善到完善的过程[4]。由于McCarthy所报道的病例均采用口外牵张术,在牵张过程中导致颜面部皮肤瘢痕形成和极有可能损伤面神经下颌缘支等并发症发生。但是,当学者们设计出了可以通过口内入路安放的颌骨牵张器,明显减小手术创伤,减少了手术并发症,提高了术后稳定性时,颌骨牵张成骨术越来越受到广大口腔颌面外科医师和患者的欢迎。经过学者及临床医师共同努力,颌骨牵张成骨术得到逐步的完善,逐步解决了以往常规外科手术难以获得满意疗效的一些临床难题。

  2.2医学技术的发展促进了颌骨牵张成骨术的发展

  McCarthy首次在临床上成功应用口外牵张装置牵张成骨矫治4例半侧颜面发育不足患者之后,医学界对该技术存在置疑,这是由于颌骨牵张成骨术的否定方面居于主导地位,引发其在学术界观望、争议和研究。当学者们设计出了可以通过口内入路安放的颌骨牵张器并用于临床研究后,颌骨牵张成骨术肯定方面占据主导地位时,颌骨牵张成骨技术迅速成为国际口腔颌面外科界以及整形外科界的研究热点,被认为是20世纪口腔颌面外科领域最重要的新进展。

  2.3渐进式和跃进式的统一是颌骨牵张成骨术发展的趋势

  技术发展是连续性与间断性的统一,表现为渐进形式和跃进形式。渐进形式和跃进形式是相互依赖和相互转化的,都是技术发展不可缺少的形式。这一点在颌骨牵张成骨术发展史上有明显的体现。尽管1927年Rosenthal用牙支持式口内弹簧牵张装置成功矫治1例小下颌畸形病例,但在随后的数十年颌骨牵张成骨术领域却是空白。20世纪70年代,美国学者Snyder、Michieli和Miotti对颌骨牵张成骨术的研究也仅限于动物。尽管1976年美国著名外科学者Bell和Epker报道成功应用牙固定式牵张装置进行牵张成骨扩宽上颌腭部以矫治横向发育不足畸形,以后也有散在报道,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McCarthy成功应用口外牵张装置牵张成骨矫治4例半侧颜面发育不足患者,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颅颌面牵张成骨术的临床应用。特别是在1995年,McCarthy、Wangerin先后设计出了可以通过口内入路安放的颌骨牵张器,开启了内置式颌骨牵张成骨研究的新时代。从技术领域的空白到散在报道,从单纯的动物研究[5]到临床研究,从最初的个案报道的初探性研究到现在的大量病例的研究,从口外颌骨牵张术到内置式颌骨牵张成骨术,这些发展历程充分反映了颌骨牵张成骨术正逐渐走向成熟。

  2.4颌骨牵张成骨术的改进依赖于学者们的创新

  所谓创新是指在继承的基础上做出前人或他人所未有的新发现、新创造,为科学发展增添新知识,是科学发展中的质变和飞跃[6]。纵观20世纪颌骨牵张成骨术的整个发展历程,颌骨牵张成骨术之所以能得到迅速发展,是因为学者及临床医师们在继承前人或他人所创造的成果的基础上不断地创新,是在创新指导下的继承。“继承—创新—继承”循环往复、反复交替、无限发展,推动颌骨牵张成骨术不断前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