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力量与正常人性的对立与冲突

职称毕业论文 时间:2017-09-25 我要投稿

  社会力量与正常人性的对立与冲突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希望可以帮到你。

  【摘 要】法国喜剧大师莫里哀,在他的戏剧创作中创造出了富有讽刺意味的喜剧形象。

  论文将以十七世纪的社会大环境作为切入点,从社会力量与正常人性的对立与冲突的角度,运用现代美学原理透视莫里哀喜剧中的人物形象。

  【关键词】莫里哀;喜剧形象;社会力量;人性;审美透视

  莫里哀以他高超的喜剧艺术,为我们创造出了许多典型的喜剧形象。

  莫里哀基于他生活的时代阶级关系和当时特定环境下人们的生活状况以及思想观念,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个形象鲜明的人物,并且在喜剧中通过一个个人物的塑造又向我们实证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向我们展现了来自社会各方的力量对人性产生的不可消解的导向和指引作用,以及在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强制影响下对人性的腐蚀和麻痹。

  莫里哀能够敏锐地抓住社会上存在的种种现象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从对阶级、团体的批判上升到对人性的讨论,对人性的深思上。

  莫里哀把自己塑造的喜剧形象置身于社会发展的总体趋势下,在时代和阶级背景下,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各种社会力量与正常人性的对立与冲突关系。

  在莫里哀的喜剧中,这种社会力量极具破坏性,它对正常人性的发展起的往往不是积极的推动作用,而是与正常人性的发展截然对立,格格不入的,消解与制约人性的正常发展。

  这些力量包括严酷的教会等级制度下的精神统治;封建道德场所——修道院以及男权夫权思想对女性人性的框束;资产阶级与封建贵族之间的矛盾与妥协。

  一、严酷的教会等级制度下的精神统治

  十七世纪法国的等级制度对人性的正常发展起到了非常大的阻碍,甚至扭曲了人性的正常发展。

  在当时,法国具有严格的等级制度,第一等级是上层教会,教会在当时是欧洲封建社会的灵魂,法国天主教会的核心组织是“圣会”,它由一些伪教士构成,这些伪教士以假虔诚和道德说教迷惑世人的心灵,而那些信徒们往往容易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相信他们,甚至着迷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

  在《伪君子》中,莫里哀从一个侧面,从信徒奥尔贡这个人物身上反映出了天主教的精神统治对人性正常发展巨大的破坏作用。

  奥尔贡虔诚地相信天主教,相信上帝,相信上帝的使者答尔丢夫,他的这种信仰已经从精神的膜拜走向了对个人的极度崇拜和盲目信任。

  奥尔贡无可置疑的认为“答尔丢夫是世界上跟上帝最亲近的人,这就是他的举世无匹的财产”,他不顾家里人的反对,不顾亲情一心想把女儿玛利亚娜嫁给伪教士答尔丢夫,并且欧米尔将自己被性欲放纵的答尔丢夫调戏的事情告诉丈夫奥尔贡后,他却只相信答尔丢夫的花言巧语,连自己和儿子的话也不相信,还极力维护答尔丢夫“道德纯洁的名声”,还不顾亲人的阻挠打算把自己的产业赠送给答尔丢夫。

  最后在用计使“为善心灵摘下假面具”,得知答尔丢夫真正的阴谋诡计之后,奥尔贡才猛然醒悟,并连骂答尔丢夫为“奸贼”、“凶恶的人”、“奸诈的兽心,狠毒的心肠”,但是为时已晚,答尔丢夫已经捏住了他的把柄,随时打算向国王告密。

  可见,人性在天主教精神统治的压迫下已经脱离了原本正常的、健康的发展方向,变得不近人情,没有了人性,面对亲情也失去了人性中最基本的关怀与信任,从而变得自私盲目,分不清真伪善恶。

  二、封建道德场所以及男权夫权思想对女性人性的框束

  除了封建天主教会对正常人性的破坏与制约之外,封建道德场所修道院对人性的框束也是迫使人性畸形发展的一个重要理由。

  这里主要涉及的是女子的教育理由,在当时,法国社会女子唯一可以受到教育的地方就是修道院,她们的父母把她们送进修道院,长年累月与世隔绝,每天接受传教士们愚昧无知的教育。

  在修道院里女子接受着违背人性的教育,她们在里面学不到一般的生活常识,而这样的教育方式确是不少父母所希望的。

  莫里哀在《太太学堂》这出喜剧中强烈的批判和讽刺了这种泯灭人性的教育制度。

  阿尔诺尔弗为了避开自己“戴绿帽子”,所以从乡下买来一个四岁的姑娘阿涅丝,按照自己的想法把她送进修道院,在里面关了整整十三年之后,准备娶这个理想的太太为妻。

  在阿尔诺尔弗看来,他的太太应该是一个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女人,“对她来说,懂得祷告上帝,爱我,缝缝补补也就够了”,在他看来自己的太太“只要有德就好”。

  所以阿尔诺尔弗“把她搁在一家小修道院里,和世人断绝往来,按照我的方针,尽可能把她变成一个白痴”。

  由此可见,封建修道院对人性的正常发展有着极大的压抑和扭曲作用。

  在这部戏剧里,莫里哀也极力的表现出了封建男权夫权思想对女性人性的极大制约和束缚,在剧中阿尔诺尔弗教导阿涅丝:“你们女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服从,大权都在胡子这边”,太太伺候丈夫应该用“柔和、依顺、低声下气和毕恭毕敬,因为丈夫就是她的长官,她的领主和她的主人”。

  在阿尔诺尔弗认为,男女的身份的地位应该是“社会虽然男女各半,可是各半不就等于两下相等:一半高高在上,一半低低在下;一半管理,一半但凭吩咐”,他还制定了严酷苛刻的婚姻格言,用以完全制约阿涅丝的思想。

  男权夫权高高在上,这种对女性的压迫往往会压抑女性的自我意识,使女性的自然人性得不到正常的发展,甚至使人性畸形发展。

  三、资产阶级与封建贵族之间的矛盾与妥协

  还有就是资产阶级在与封建贵族之间的反抗与妥协的过程中对人性的正常发展产生的破坏。

  在十七世纪的法国存在一种非常特殊的社会现象,在君主政体制度下,每一个有钱的商人都希望通过金钱购买一个官职,从而实现从资产阶级直接转化为封建贵族阶级。

  这是在社会发展的转型期特有的社会历史现象,这种现象莫里哀在他的《贵人迷》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剧中汝尔丹一直不满于自己的出生,所以雄心勃勃的一心想做贵人。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他转变了自己的信仰,充当假外国贵人。

  为了使自己的言行举止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贵人,他请来了各式教师教他各种贵族礼仪,但是丑态百出,出尽了笑话。

  汝尔丹对贵人身份的痴迷已经达到了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程度,为了让自己成为贵人,他不顾太太的反对要把女儿嫁给一个侯爵,“我女儿当定了侯爵夫人,你要是惹起我火来呀,我就叫他当公爵夫人”,如此疯狂地迷恋贵人身份,恐怕“要是世上还能找出比他更疯狂的人来,那可是天下第一奇闻了”。

  汝尓丹对贵人身份的痴迷使他的人性朝向了另一个方向发展,这样最终只会自取灭亡。

  在社会力量与正常人性的对立冲突中,莫里哀自觉地把握了人性的张力,在复杂多变的社会形态里,把握特定环境下的人物特征,通过准确地塑造喜剧形象,将人性的立体结构形象丰满地表现了出来,这也是莫里哀喜剧的独特魅力之所在。

  参考文献:

  [1]李健夫.现代美学原理——科学主体论美学体系[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

  [2]李健夫.文学审美透视——西方名著的主体论批判[M].四川:四川大学出版社,2004.

  [3][法]莫里哀.莫里哀喜剧六种[M].李健吾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4][法]莫里哀.伪君子[M].赵少侯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