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功与名中考满分作文

中考满分作文 时间:2018-09-07 我要投稿

  我想,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这句话是无可非议的,诗歌与人相伴而生,甚至是不经意的一回眸转身,便有了“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又或是从简单的日常生活里,我们看到了秦罗敷采桑养蚕、木兰脱下戎装换红装……这些流转了千百年的诗句直到今天仍旧如初,像是刚破土的新芽,清新而芬芳。

  《诗经》也好,乐府诗也罢,它们都是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诗,不吵不闹偏安一隅,没有汉赋的华贵、没有唐诗的盛唐气象、没有宋词的婉约或豪迈,《诗经》和乐府诗却始终是诗歌史上最重要的一部分,静静地植根在诗意的土壤里,朴素地生长着。我们早已无法追寻它们的作者,我们只知道这是出于劳动人民之手,也许是田间耕作的老人随口一哼,也许是拍抚着孩子的母亲吟唱的童谣,这些都被我们称为诗歌,出自民间的诗歌。我们不知道作者姓甚名谁,我们也无需知道,就像无名英雄总是来得更加震撼,没有作者的文章更加深刻真实,无关名利因此真实。

  我想《诗刊》杂志社、人大文学院和凤凰网的读书频道联合举办的这诗朗诵会在拟定主题时大概也有同样的感想吧,我们不需要仿出来的诗,也不欢迎嚷出来的诗,我们只希望看到虽可能不起眼,但的的确确长出来的诗。日常生活亦可惊心动魄。医生是职业、理发师是职业,诗人不是职业,心怀对生命的感激、对生活的热爱,一个永不停止询问和思考的大脑和一颗细腻而敏感的心,人人都可以成为诗人;反之,以写诗牟利为生的人反而不配为诗人之列中的一员,其所作出的诗大概也没有多的意义和价值。

  曾经在杂志上看到过一篇对农妇诗人的报导,这生于田长于野的妇女与其他乡间农妇无异,甚至她并非身体健康,她患有脑瘫,这样的人能成为诗人在世俗的评判标准里无异于天方夜谭,可她做到了,随着报导刊登了她的几首诗,具体语句已记忆模糊,但我仍旧记得初读时的讶异与惊奇。她没有接受过教育,可朴素的字里行间却的确充满诗意与哲理,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她的诗反映的乡间生活质朴真实,这是那些整日关在水泥牢笼里读书、咬文嚼字的人永远难以企及的、生长在自然中的真正的诗。

  可惜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难以从中获取感悟,仅执着于“农妇诗人”“脑瘫诗人”的宣传,名声金钱将摧毁这自然的馈赠,海子穷困一生,可我们仍会记得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歌乃至文学都不该与名利有关,至少我没再见到莫言新作。纵然民间有真正的诗人,有着那“日常生活惊心动魄”的诗句,但还是深藏功与名的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