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再别康桥》语文教案

教案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和大多数的追星族不同,徐志摩不仅用自己的名字来表达“志在摩诘”的崇敬,而且他更谙熟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创作风格,这一点,可以从诗人的《再别康桥》中得到具体的印证。

  《再别康桥》写于1928年7月,重返英国再回康桥,诗人禁不住思绪飞扬1920年,他远渡重洋到英国研究文学,在剑桥大学度过了一年真正悠闲自在的生活。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诗人深情地称康桥是“我难得的知己”“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而今重返母校,诗“再捡起诗针诗线,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夕阳西下,落日把它的余晖幻成满天的彩霞,织着思恋,缀着梦幻,久别瞬聚的诗人带着无限的眷念幽思,带着深深的愁思,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三回头地向母校告别。三个“轻轻地”写出了诗人蹑手蹑脚,不忍惊动,不愿惊动母校的心理。看似安静,实则沉重。既有难舍难离的真情实感,又有淡淡的无奈与感伤。按照常理,作别的本应是人,却换作了云彩,孤独与失落隐含其中。这幅落日告别图,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眷眷学子对母校的无限深情。“举手长劳劳,我心更依依”。那“缦烂的云纹霞彩”,不正反映我的思想情感,反映此时“撒向天空的眷意诗心”么。

  青青的河畔,依依的杨柳,舒动着她那柔柔的纤臂,牵着诗人那多情的目光,更牵着诗人那不安的思绪。沐着夕阳的金辉,拢着霓虹的彩纱,那婀娜的金柳不正是那“不胜娇羞”的新娘么?那样地秀美端庄,那样地典雅高贵。透着无限的欢喜与眷恋,万分的美好与心爱。至此,情景交融,物我合一。康河,积淀着我的爱恋与愁思,康河“通我血液,浃我心脏”。

  清清的康河,柔柔的碧草,那般娴静安然,那般自由自在,因为它永远属于我的康河。朝朝暮暮,冬去春来。它都能令我艳羡地与康河厮守。所以诗人不禁脱口而出“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样既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又可以紧紧偎在康河的臂弯里,感受她那“如慈母之于睡儿,缓抱轻吻”。因为“我的眼是康桥叫我睁开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的自我意识是她给我胚胎的”。康河,你是我生命之河,养育着绿油油的青荇,也养育着我青荇般的梦。

  那静静的榆阴之下,不是我朝思暮想的拜伦潭么,闪着细碎的鳞光,荡着绮丽的涟漪,仿佛那斑斓的彩虹,揉碎在浮藻间,翻泼一海纯金,荡漾一潭梦幻。而今梦虽破,而那彩虹般斑斓的碎片依旧那么绚丽多姿,依旧那样地如花美艳。梦沉淀在康河里,我的心也沉淀在康河里。

  夜幕徐徐而下,星光点点如烛,独撑一支长篙,满载一船月华。在青青的碧草间泛舟。寻遍我每一处的春阳艳照,夜雨阑珊;寻遍每一株鹅黄橘绿,木茂花鲜。那星辉的斑斓,不正是我那被揉碎的彩虹般的梦么?所以诗人不禁要放歌。可是万语千言又无从说起:“可爱的,我将怎样比拟你呢?我怎能比拟得出呢?”于是作者将这寄托给箫声。深沉舒缓的笙箫“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梦已碎,心如昨,站在这梦的胚芽潜滋暗长的康河,诗人怎能不感慨良多“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就让那份美好,永远积淀在康河,永远尘封在记忆的画册。不要去惊扰,更无须去打破。哪怕是康河上漫烂的晚霞云朵。至此诗人再次放慢离别的脚步,“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一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面对康河,诗人寂然凝虑,“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我甜蜜的忧愁”。就这样诗人满含着无限的眷恋与期待,轻轻挥手,悄悄而去,留下的是那情真意切的依依深情。

  纵观全诗,情由景生,景因情活,情景交融,物我天成。诗人把无限的眷恋与淡淡的悲伤都注入了康桥的一草一木,星辉云彩。为我们精心描绘了一幅依依惜别图。可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让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

  这是心灵深处的欢畅。

  这是情绪境界的壮旷。

  凭天堂沉沦,

  任地狱开放。

  毁不了我内府的宝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