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脚落里的一根触脚

随笔 时间:2017-06-20 我要投稿

  优美的随笔该怎么写出来?有哪些优美的随笔文章呢?小编为大家精选了三篇优美的随笔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躲在脚落里的一根触脚

  躲在脚落里的一根触脚[1]

  有一阵风的吹刮那么清爽,那么洗礼,风的吹向指向了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的种种情形压盖了那地方的美伦美换。

  在那片土地上有个别出新裁的名字叫“享受”,学会安乐享受生活的人往往是对人生的一种向往,追求。

  在那片荒乱极至的年华岁月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利益的求同存义而去挣战不休,那时的种种事项就像是一种不可磨灭的货患。

  在那么几经年华岁月里,我曾幻想过有那么一天能够出类拔萃,能够得到更多人的青莱和好评,但是所有的一切何乎与所尔,只有自己清楚自己的能力与否。

  在那片没水没树的地方,却生长了一片仙人掌,那是什么状况呀!那是一种坚韧有力度的精神面貌,也许,植物对于生命也是有种不屈不挠宁死不屈的科幻。

  我不知道的一种灵悟可以感化所有人,我不知道有那么一首美妙的音符可以带动人去欣赏,陶醉其中。

  天真,浪漫,洒脱是我的个性,就像我的名字一样,“雪迎”,这个名字很何乎我的情节,我的名字突显了一个字那就是“韧”,“雪迎”,这个名字让我有了一种坚毅,坚韧的性格……《躲在脚落里的触脚》突显了一种人文气息的风貌,虽然不起眼,但能发光发热做自己的一个影子。

  公交车上的奇葩乘客[2]

  国庆、中秋长假的前一天下午,我和老伴坐202路公交车由女儿家返回火车西站我们自己的家。

  那时候,202路公交车还没有换成新型的大客车,还是那种现在几乎被淘汰的车型。

  车的左右各有一排单座,坐席很少。

  高峰期间,多数乘客都挤着站在车中间。

  而此时,未到上下班高峰期,车上还有好好些空位子,只是没有双座的。

  于是老伴坐到左侧第一个座位,我坐到右侧第三个座位。

  老伴的后面是两个中年妇女。

  车启动了,那两位的声音也跟着启动了。

  两位操着浓浓的乌鲁木齐口音,夹着乌鲁木齐的方言,继续她们的家长里短。

  我只能懂其大半。

  但对于她们谈话的大体内容还是听得出来的。

  无非是姑嫂是非,公婆恩怨,邻里摩擦之类。

  一个话音未落,一个新题又发。

  情绪激动,声音高亢,旁若无人,似乎这车厢就是她们家的客厅,毫无顾忌。

  满车皆惊,人人无奈。

  可是有什么理由剥夺人家的自由呢!

  从表情上可以看出,老伴已经忍无可忍了。

  于是我们用眼神互相示意,起身移步到车厢的尾部。

  兵书云“三十六计走为上”,终于派上了用场。

  不记得在哪个站,那两位终于下车了。

  车上也终于恢复了应有的平静。

  说来真是无独有偶。

  还有一次,一个在公交车上旁若无人,高谈阔论的主儿让我碰上了。

  不过那不是女人,而是一位中年男子,议论话题不是家长里短,而是国家大事乃至世界新闻。

  那天,我乘535路公交车到迎宾路钢花农贸市场去采购。

  刚上车,就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大发议论,那话题从新疆的维稳到世界的反恐,从叙利亚的战火到朝鲜的核试验……

  起初,我还以为是哪个部门的志愿者在车上做宣传呢。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乘客,在口若悬河地大发议论。

  从穿着看,好像是一个建筑工人。

  站在演讲者对面的是一个五十开外的老者。

  那老者一言不发,只是频频的点着头。

  似乎也并不怎么的情愿。

  看得出乘客们的表情或叹服,或惊讶,或反感,或鄙视。

  我到站下车了。

  与我同时下车的一个人对我笑了笑,诙谐地说:“嗑瓜子磕出个臭虫,真是什么仁(人)都有呀!”

  我对他笑了笑,没有吭声。

  我想,这位即兴演讲者的好学和勇气倒是不得不令人佩服的。

  只是施展才华怎么可以选这样的公众场合呢。

  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乘客中,既能有入院就医的病人,也可能有身怀六甲的孕妇;既能有劳累了几个小时,刚刚脱下工作服的工人,也可能有趁坐车上学的机会温习功课的学生;当然也不排除有首次来这个城市,坐在车上兴致勃勃地浏览城市风景的游客。

  在这个特殊的公众场所里,肆意喧哗,高谈阔论,肆无忌惮地破坏和谐的环境,实在是一件有失大雅,有失风度,有失德行的行为。

  难道不是吗?

  这样的奇葩乘客,还是少些的好。

  Z201[3]

  这天他离开了,即将踏上北京西开往三亚的列车---Z201。

  “即将开往北京西至三亚的Z201次列车即将到站,请旅客朋友们抓紧时间排队到检票口检票”候车大厅的广播重复的播报着,人们都在顾着自己一同随行的家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等候检票口上车,有序的队列夹杂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异乡同僚让我们疾步匆匆开始去向旅途中各自的终点站。

  “开始检票,,,开始检票”,已经通过了检票口上了火车那身后的播报声还在继续着,越是重复着这种声音心里越是有种莫名的不舍得,他在这里忙忙碌碌、东奔西跑的生活了五年,突然一下子要离开了就像是走在悬空万里的铁锁链上,万般自难的摸不清方向、敢想却不敢走。

  没有人会知道当一个人决定要出去闯世界的时候,它注定要与众不同,经历远比在之前处在所有温室里等待开花结果要锻炼人心,也许暂时的居无定所,或有还不能企及的想法,面对却时时犹豫的伪装,回留初识犯下的错误,冲动背后的负伤,逞强实难而退的渺茫。

  慌慌张张找到了座位一手拖着行李箱缓缓将它放在了行李架上,长呼了一口气安稳的算是结束了先前的忙碌安静坐下来了,看了看时间算是勉强把控在了预期之中,这是他习以为常的动作,自从大学毕业之后还保留着考试时的时间观念只不过这是把写在纸上的想法带进了生活的现实,一分一秒让生命随着思想而不停鼓动。

  一桶泡面、两根火腿肠似乎成为了出门在外的人们必备佳肴,多少日夜奋战是难以忘却酸甜苦辣的滋味,它简单但不粗暴、丰富而发向往。

  开水哗啦哗啦倒进了面桶利索剥开了火腿肠不一会儿香气弥漫在周围三四排的座位之间,他吃的干净洒脱几口面条时不时挑动着周围人们的眼球,也会有人因着面香而控制不住的咽下口水,而他却不太在意旁人对于自己的观言,在一片喧哗声下火车已经开出了站台好远好远。

  有人说旅行是一种即然而始的摆脱先前放不下的不舍,在途径故地恍然支离狠狠地抓住你的眼睛不放;有人说旅行是一条永远无法走到天边的路,任由拥有满贯的钱财和不老的青春去以消之殆尽不能感衷的苦;有人说旅行是一面单形只影的飘荡孤魂,过了人前走了想念还要故意的留下些可堪难言的铺垫;有人说旅行是一棵深嶅乡谷越经百年的大树,它悠远的时长与你的脚步捆绑一点一点走回来路去以还乡。

  “旅客朋友们为了能使您更好的休息,列车即将关闭灯源,谢谢。

  ”夜深已是十点五十五,播报声刚过不久灯就灭了,只听见他身旁的那位朋友已睡过好几个钟头,一头寸断略微杂乱的头发看出了多年久世离光。

  偶尔对面传来呼噜呼噜的打呼声可能是上车前一番折腾让这位大哥疲累不堪了,刚走过来的列车巡视员轻声讲着:“请大家夜间睡觉把自己的贵重物品放在枕头下或抱在怀里谨防小偷盗窃。

  ”从这头到那头短短几分钟列车员便离去不见了,他已经睡下许久了等待明天的纷晨初阳,列车在黑夜里飞快行驶着,它在人们睡梦中悄悄的到了这站又急匆匆的奔去那站,只见座位上的人们不停来回的换着面庞,一批下了一批又上有的人们到了终点也是有的人们刚开始的起点,它们交接相互扮演着颠沛流离的过客。

  伴随着音乐声倾动浮快渐渐将睡梦中的我们通过耳朵打进一个个音符使慵懒的神经也不再回隅,人们洗漱着一夜的疲惫,小孩子哭着喊着还踢打着坐以身边的妈妈、老奶奶精神抖擞变成了起床第一、大哥大姐忙着打理行李准备下车,这里不安乏味开始忙碌的一天、开始下一站的再见。

  久久不见他的身影原来他比谁起的都早躺在床上看着书,旁边一位大姐带着自己十二岁的孩子,那孩子活泼调皮有些不安躁动,他只是瞄了那孩子一眼,

  看上去像是吵着他了,但一眼观察不像是沉默寡言的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难免众人一调是亲和的感觉,他不动躺在床上好长时间了,那孩子见他奇怪于是便小声嘀咕:“那大哥哥在干嘛,,,在干嘛,怎么一动不动,在装死人吗,嘻嘻,

  ”这时孩子妈妈急忙扯着孩子说到“没礼貌,怎么和哥哥说话啊,嗯,?,,,这孩子,,,”接连的呵斥声中被他打断了,“阿姨,没事没事,小孩子顽皮可爱挺有趣的,观察力很强哦,这小孩有眼力见很棒,,,

  听过他说过之后才感觉他的确是文质彬彬的待人十分亲和,难怪读书人知书达礼啊,什么事都可以包容、什么话都可以迁就、什么人都能够沟通、什么事都有商量。

  他把书放在了一旁桌子上轻微步调走去了车窗前伸伸懒腰,不时过来一位中年大伯站在一旁点起了一支烟伴随烟雾环绕在他的背后迂回大伯一如往常和他聊起了家常,

  “小伙子,上哪里去哟,”“大伯,我去三亚”他说,“看上去刚毕业吧”大伯自语道,“是啊,大伯,今年刚毕业”他说,大伯蜷着香烟没过嘴边一口烟雾满满消散在周围增添了几分世别有隔的意境,

  这也许就是年长者出于对年轻一辈的自谈与摹观吧,有话可说的是每每问有亲切的关怀、难免不以为由的青涩表达、话出话落陌生人之间的和契。

  路程走了一大多半眼看快到了,他不忘着总爱和即将下车的人们亲言随语着,看看身边那个小孩子还要与他玩耍逗乐不时搞怪摸摸他的小脑袋,小孩子纯真无暇的模样是人人都经历之又不见之的过往,

  看上去也是要准备下车他安静的坐在了自己位置上等候即将被交接的过客,期待已久的最后一站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使人一时感受到了温暖,这种温暖不过多给予这趟列车太多的旅客,

  因为这趟列车的大部分旅客不是来到这里旅游度假的就如同它们也需要温暖来融合自己与这座城市种种多磨,不会一下车就被街边一角的风景而驻足观赏,因为在它们身上是背负着全家寄予的期望。

  人海茫茫之中只见他背着书包步履匆忙的离开了,他不像是来这里打工的,那本书很熟悉是三亚某大学研二的教材,一位文质彬彬的学生,哦,,,不!或许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希望这一趟旅行中的温暖不在字里行间显露只在心里两面存留。

  挥一挥手,我往左走,你往右走,各自奔流。

  再见,同道而别的年轻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