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基础医学平台创建论文

  1实验室体制的改革及建立中心实验室的初步成果

  1.1体制改革

  经过多年教育教学体制的改革,我校实验室管理体制从旧的以教研室为主体的封闭式体制中逐步解脱出来。按照实验教学手段、授课方式、使用仪器设备相近的原则,在资源共享理念的指导下,撤销了原隶属于各教研室的实验室,对基础医学实验室进行了科学优化整合,组建了(除解剖、免疫实验室外)机能中心实验室、形态中心实验室和科研中心实验室。初步解决了实验设备低水平重复购置、实验室规模小利用率低等问题。

  1.2初步成果

  实验中心的建立,初步实现了“学科融合,资源共享”的目的,逐步开出综合性、设计性的实验。如:机能中心开出由生理、病理生理、药理学组合的综合性和设计性的人体机能实验项目,实现多学科实验内容融合、仪器设备的共用;形态中心在近年学校扩招,实验室容纳面积紧张的情况下,极大地发挥了实验室共用的作用,不但顺利完成了教学任务,也提高了显微镜的使用效率。实验中心的建立有利于建设开放型的综合性实验中心,适应了学科渗透、跨学科的科研工作。如:2006年以来在大学生中开展了科研训练计划(SRTP)的活动,已有上百个项目结题,全面培养了学生的动手能力,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参与科研工作的能力。又如:学校省级以上各级别科研项目中标率逐年上升,仅“国家自然基金”课题近几年就中标近百项。另外,实验中心的建立也有利于实验技术的更新和实验室的科学化管理。在一体化的管理机制下,也有利于形成实验技术队伍的群体优势和提高仪器设备的使用效益。

  2建立科学合理的基础医学实验平台

  实验中心的建立虽然为我校实验室管理体制的改革打开了突破口,但除生理学、病理生理学、药理学实验室整合开出“人体机能学”课程,真正实行了实验内容课程化,实现了实验教学手段、授课方式、仪器设备共享外,其它基础医学实验教学并没有克服学科化的弊端。虽然实验室合并到了实验中心,可是实验教学仍然归属于某一学科,教学的内容还是围绕着学科的理论教学。实验教学项目中单一学科性的多、跨学科综合性的少;验证性的多,设计性、创新性的少;传统经典的多,现代先进的少;内容分散、重叠和封闭,甚至出现学科间的内容重复[1]。以上问题的解决只有从实验室管理体制及运行机制进一步改革创新,建立科学合理的基础医学教学、科研及开放的实验平台,以适应高技术医学人才培养的需要。

  2.1教学实验平台的建设

  实验教学是高校培养合格人才的重要实践环节,是高校实验室的主要任务之一,因此,建设科学合理的医学教育实验平台,在现代医学高校教育体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我们根据基础医学实验课程化模式的思路,按照学科及实验手段相近、内容及仪器设备相似的原则,对现在的基础医学院(包括形态、机能中心)的实验室进行整合、重组,形成几个独立的中心实验室:

  2.1.1将人体解剖学实验室和基础医学院‘人体生命科学展览馆’整合组成“解剖学中心实验室”。

  2.1.2将生理学、病理生理学、药理学实验室整合组成“机能学中心实验室”。

  2.1.3将免疫学、生物学(包括遗传学)、生物化学实验室整合组成“分子医学中心实验室”。

  2.1.4将组织胚胎学、病理解剖学实验室整合组成“形态学中心实验室”。

  2.1.5将医学微生物学、人体寄生虫学实验室整合组成“病原生物学中心实验室”。五个中心实验室构建成为一个较为完善的基础医学实验教学体系和基础医学实验教学平台。

  2.2科研实验平台的建设

  高等学校实验室担负着培养人才和出科研成果双重任务。要培育高质量的科技人才和高水平的科研成果,离不开技术装备先进的实验室这个教学、科研基地。因此,在创建基础医学实验平台过程中,科研实验室的建设在高等医学院校显的更为紧迫和重要。

  2.2.1科研中心实验室

  相近专业以功能为主设置科研中心实验室:内设机能学研究室、形态学研究室、免疫学研究室、分子生物学研究室、电子显微镜室等;配置先进的分析与检测实验仪器、配备专门的实验技术人员。由学院直接管理,承担研究生的课题和校级以上重大基础医学科研任务。

  2.2.2大型精密贵重仪器实验室

  配置现代医学高、精、尖的仪器设备,以仪器设备功能、用途设置实验室。这种实验室由学校直接管理(或院、系托管),配备专门的技术人员,实行仪器设备专管专用管理方式。对内承担重大科研任务和研究生的课题;对外向社会开放,利用高校高技术人才、高精尖设备,解决医疗(生产)上的技术难题;与其他科研单位横向联系,攻克基础理论研究难关。

  2.2.3专业教研实验中心

  建立起介于教学实验室和科研中心实验室的“中间科研平台”,即专业科研实验室。主要包括因中心实验室的建立,现已不承担主要实验教学任务的教研室的实验室。当然,这类实验室建设应该是相近专业,根据其功能、用途,重新组合。决不应该是原来教研室实验室的“拷贝”和“翻版”。用于相关教研室:教学教研工作、专业技术工作(实验研究、标本制作等),以及教师、研究生和有创新要求的部分高年级学生的初期科研场所。

  2.3开放性实验平台的建设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高等学校实验室的定义不再仅仅是进行实验教学活动和科学研究的场所,而且还是学生自主学习、自主探索、自主实践的重要基地,开放性实验室的建设,是创新性人才培养的重要平台。实验室开放的模式包含开放的对象、时间、内容3个方面:

  2.3.1实验室开放的对象

  一是对内向全校本科生开放各类教学型实验室;向大三以上高年级学生开放专业科研实验室;向教师和专业技术人员、在校研究生开放校、院各级科研实验室(包括精密贵重仪器设备)。二是对社会开放:如组织中、小学学生参观‘人体生命科学展览馆’,促进医学科普教育。对医院及科研单位开放,以促进科研项目的合作,增加技术和学术交流,多出科研成果。这样即提高仪器设备的使用率,又增加了经济收益,增强了实验室发展的后劲。

  2.3.2实验室开放的时间

  一是全天开放:如人体解剖学、病理学和人体寄生虫学等陈列在学院‘人体生命科学展览馆’及中心实验室走廊的大体标本,在进一步做好展板、电视演播及多媒体演示厅建设的基础上,在不影响学校教学安排的情况下,适宜采用全天开放自主学习模式,学生可以随时到这些实验室参观学习。科研中心(包括精密贵重仪器及各专业)实验室在专管共用的原则上实行全天开放。二是定时开放:如组织学、病理学、人体寄生虫学的玻片标本,部分学生在实验课中没有理解和消化;需进一步在实验室用显微镜观察复习的,适宜采用定时开放学习模式,相关课程利用课外及休息日定时开放。三是预约开放:机能实验室、分子医学实验室及微生物实验室,适宜采用预约开放的模式。学生可根据实验室列出的的实验内容和仪器设备条件,向相关实验室提出申请,由实验室安排。

  2.3.3实验室开放的内容

  根据实验大纲及实验室条件,遵循由浅入深、循序渐进、逐步提高要求:一是必修实验内容的开放,以实验大纲要求的内容为主,注重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训练与培养。二是选修实验内容的开放,以实验大纲以外的内容和综合性实验为主,以培养学生的综合实验能力。三是自选实验内容的开放,以学生在教师指导下设计性和探索性实验为主,注重学生自主设计实验及创新能力的培养。

  3基础医学(教学、科研及开放性)实验平台

  的建立使实验室的建设迈向科学、规范、高层次发展的轨道能够更好地实现实验教学课程化,克服现行的实验教学归属于某一学科,教学内容围绕着学科理论进行的弊端。把原依附于学科的实验课独立出来建立一门独立设置的实验技术课程,逐步完善实验课程体系,形成如“机能实验学”、“形态实验学”、“病原生物实验学”“分子医学实验学”等实验课程,使实验教学的内容建立在新的水平上,按照课程目标的综合技能需要设计实验教学内容,实现教学内容由单学科、低水平向多学科、整体性、高平台转变,实现基本技能与新技术以及与科研项目的有机结合[2]。基础医学的系统性、整体性教育得以加强,有利于综合、设计性实验的开展。多学科实验室整合为一个基础医学实验平台,使我们重新认识和构建验证性实验、技能训练型实验、综合设计性实验三大模块。长期以来由于实验教学的从属地位,现行的实验项目中,为理解和验证相应的理论而设置的验证性项目较多,这不仅在时间上大量的占用了实验空间,而且所开的实验项目大都陈旧过时。实际上,对已经定论的理论再进行单纯的实验性验证没有更多的实际意义,完全可以在各类综合性实验过程中加以证明。减少验证性实验,增加技能训练型实验、综合设计性实验,有利于学生动手能力、创新能力的培养,也拓宽了知识面和综合设计性实验范围,比如,将生理、病理生理和药理三个学科的内容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多学科综合性的实验项目,有利于学生从整体上观察、认识人体机能和疾病的发生发展规律,拓宽了知识面和综合设计性实验范围,能综合运用所学的知识,培养学生全面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有利于学生综合技能的提高,更快地适应基础医学实验技术发展更新的步伐。在医学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现代分子医学技术已经渗透到生物化学、生理学、免疫学、病理学、药理学及病原生物学等基础医学主干学科的各个领域;实验技能要求学生掌握动物水平、细胞水平和分子水平的主要技术:包括提取分离技术、观察测量技术、测定分析技术等;在分子医学的技术平台上,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的界限都已经变的模糊[3],各种新的实验方法和技术快速引入,也都使得医学实验技术的进步正在从单一学科、单一技术向跨学科、多学科和综合技术发展。通过实验室的重组整合、实验内容的交叉重组,才能使学生了解和掌握这些先进技术和方法,适应基础医学实验技术发展更新的步伐。实验室的开放有利于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变“被动式”实验为“主动探索式”学习。部分医学基础课程如:解剖学、病理学等,主要是以认知性内容为主,学生在课内往往很难将所学知识当场消化,课后复习若无实物,仅凭书本的描述很抽象,效率也不高。实验室的开放为学生在课堂教学之外提供了一个自主学习的场所,学生在开放实验室对照大体和切片标本的再学习,进一步了消化课堂所学的知识,加深对理论知识的理解,实际上也是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的延续。实验室开放有利于启迪学生探索精神,激发学生自主摄取知识的热情。

  学生可根据自己感兴趣的问题设计实验方案,动手实施自己的想法,学生在开放实验室自主学习和探索的过程中,其潜能得以充分的发挥,个性发展得到满足,创新能力得到培养。实验室开放有利于实验室相应制度的完善和师资队伍的专业技术水平的提升。开放性实验室纳入学校建设规划,必将健全和完善实验室的各项规章制度,如:经费保证;工作量优惠措施;建立实验室开放基金;健全网络系统;制定责任明细的考核奖惩办法等。实验室开放对实验教学队伍的专业技术水平要求更高,这就需要建立一支理论扎实、实验技术高超,结构合理的实验教学师资队伍,以应对实验室开放后遇到的各种问题,才能确保实验室开放的预期效果和质量,必将提升教师和实验技术人员的专业技术水平。实验室开放有利于提高教育资源的综合利用效率,充分发挥仪器设备的投资效益。实验室开放增加了学生各种实验技能的训练,使用各种仪器设备的机会。一方面提高了学生的动手能力,另一方面最大限度地提高了设备的投资效益,充分发挥了实验仪器设备在人才培养方面的作用[4]。通过“教学中心实验室”、“科研中心实验室”的建立以及开放性实验室的建设,将构建成一个科学、合理、完整的,符合现代基础医学教育规律、适合医学人才培养的基础医学实验大平台。

  总之,实验室的建立要满足创新人才培养的需要,要以实验教学和科学研究平台建设为内容,以管理体制改革和运行机制创新为重点,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建设基础医学实验平台。它的核心问题是提高实验室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改革的目标是建立适应现代化建设需要、符合实验室自身发展规律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适合现代化建设对高技术医学人才培养的要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