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课不是写教学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1-30 我要投稿

  校长在会上说今后是否对教案的检查采取灵活的办法,比如说电子教案也可、比如说年纪大的教师、经验丰富的教师、名师等是否采取另外一些考核的办法。听到这个说法以后,我是非常赞成的,因为近年来一直思考着教案和教法。

  说真的,如果一个教师的教学态度靠学校教务处叫几个人来查一下,给予量分而记入教师的量化考核分里,那是最原始的一种办法,差不多在封建社会就有。而教育,人们说是艺术而不是技术,那么靠几次检查教案能解决具有灵性的课堂吗?显然不能,最多是隔靴搔痒而已。

  我一直认为一个教师是否会认真工作,最主要的是从内心深处对工作投入而产生的一种幸福感,是由内而外的。那么他就会非常在意学生对他的评价,在意社会对他的评价。也在意学校对他的评价,这类人他不用别人的检查也能认真地工作,督促多了反而让他反感。

  备课,不是写教案。它可以写在课本上,可以存在电脑里,可以记在脑子内,也可以写在卡片上……

  我一直认为最好的备课是没有教案本的,不用教案。所有的信息存储于大脑里,上课应该是信手拈来,应该是灵光闪耀……

  检查教案也许只是对不称职教师的一种督促的不是办法的办法。

  说到教案,我自然想到教法。当教师近二十年,头几年糊里糊涂不知教法是何物,于是自我感觉特别好,总感觉到自己的方法是天下最好的。

  后来,我知道了, 齐亮祖的四分法,严成志的五分法,李吉林的情境教学法、“三主”“四式”导读法等等国内的教学法,让我们在课堂上有时无所适从。而近几年来,全国各地的教育跟着上海跑,什么研究性学习,什么案例教学等让人眼巴巴看着,真有点不知道北了。甚至于有一年我评中高职称,让我做什么是研究性学习,当然就对了一点点。

  好在研究性学习无疾而终……

  于是我在想我们教师应该怎么办?整天跟着那些所谓的专家,不走进课堂而坐在书房里的专家,我们是否有前途?!

  昨天,无意中翻开苏霍姆林斯基《致末来的教师》,有几句话让我深深地反思:

  任何一种教学方法,当它还存在于我们的观念中,当我们还只是在字面上——教科书上,在教案上分析优缺点时,这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方法。……

  即使最好的、最精密的教学法,只有在教师加入了自己的个性,对一般的东西加入了自己的、经过深思熟虑的东西以后,它才能是有效的。这里不由得想起波兰的著名教育家亚努什。科尔恰克的话:“指望别人给你提出现成的思想,无异于让别的女人替你生产你的怀胎的孩子。有些思想是要你自己在陈痛中去生产出来,这样的思想才最宝贵”。

  只有你在其中注入了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活的思想的教学方法,才是最好最有效的方法。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苏霍姆林斯基的话还是那么有指导意义。“只有你在其中注入了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活的思想的教学方法,才是最好最有效的方法。”

相关推荐